莎拉•威尔逊:站在西方看中国〖第二次策展人会议〗

  莎拉•威尔逊是首届亚洲双年展(中国•广州)主策展团队成员之一。作为一名艺术史学者和策展人,莎拉的研究兴趣从二战后,冷战时期的欧洲,前苏联一直延伸到当代全球艺术。在此次亚洲双年展中,她致力于探索西方艺术家对中国这片土地的体验、幻想和渴望,以及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

  “就我个人来说,我对长久以来西方人如何看待中国,以及中国带给西方的事物十分感兴趣。想想火药、纸张和丝绸,这些事物多么重要,它们从根本上塑造了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方面。”莎拉说。在本届亚洲双年展中,莎拉计划带来至少两位有着狂热中国情结的西方艺术家的作品,呈现西方人想象下的中国面貌。莎拉也研究了欧洲的共产主义及其历史。在她看来,前苏联及后来的新中国都承载了西方对共产主义的精神向往和想象。

  而当代的中国,在莎拉看来,人们同样做着关于西方的梦,不过这个梦大部分是物质意义上的。莎拉发现,一个普遍存在于新兴城市的问题是: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但城市的建设者往往仍生活在底层困境之中。“由资本主义的缺陷而导致的社会断层遍及了所有地区,不论是新中国,新纽约还是新伦敦。”她表示。当考虑到巨大的人力和环境成本,这些闪闪发亮的新城市究竟代表了什么意义,莎拉想了解更多。

  莎拉曾在牛津大学主修英国文学,目前任教于伦敦大学考陶尔德艺术学院。她坚信艺术能带给人们积极的力量和美的体验,担忧消费主义的盛行让人们缺乏时间和耐心,而无法真正理解不同的文化和传统。“我不喜欢人们总是沉迷于当代的声色犬马,而忘了历史文化丰厚的沉淀。”莎拉说。本次亚洲双年展,她希望与来自不同国家的策展人和艺术家进行深度交流,用真诚的艺术呈现西方的“中国梦”,为中国和亚洲的概念带去外部的新注解。

对话

Q:本次亚双展的主题是“亚洲时间”,这一主题主要想表达和强调什么呢?
Sarah:昨天罗一平馆长向我们介绍了“一带一路”的理念,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地理概念,而非时间概念,但它又是一个古老的概念。通过丝绸之路连接不同空间,并经过漫长的历史,形成连接历史和地理的方式,这非常有趣。我对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交流方式的悠久历史很感兴趣。带着探索和交流的欲望来思考这些贸易之路,我觉得这比如何定义亚洲这么正式的话题要有趣的多。因此,我很高兴看到它跟“一带一路”联系起来,这样显得更丰富。我很高兴去你们的港口,它让我意识到,曾经住在伦敦东区的我的祖先们,曾乘船远渡重洋来到这里。昨天“一带一路”所连接的那些城市里,并没有提到伦敦。因此,我认为,把海上丝绸之路纳入到概念范畴内很有必要,我只是想为伦敦摇旗呐喊。我在一个华丽的大厦里工作,它是由建筑家William Chambers修建的。William Chambers曾修建过英国皇家植物园Kew Gardens.倘若没有对中国进行探索,我们就不会在美丽的植物园里建亭子了。所以我认为,对于海上丝绸之路来说,伦敦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Q:与其他亚双展的主题相比,您认为这次亚双展的主题有什么亮点呢?
Sarah:我认为它很积极,而且面向未来。之前的一些主题,譬如“后殖民主义”,都是回顾过去。但“亚洲时间”则更加辩证,一方面,它回顾过去,另一方面,它同时又指向未来。艺术家们一方面回顾历史,另一方面又希望年轻人也能够来这里感知艺术,学习新的东西,以更好地往前走。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因此,这是一个很积极的主题。

Q:对于这次亚双展,您个人在选择策展议题上有偏好吗?
Sarah:我对长时间以来西方人如何看中国以及中国给西方带去的事物感兴趣。昨天我谈到了火药和造纸术,火药和造纸术都从好和坏两方面影响了今天,它们的传播轨迹都不是单向度的。我很不认同人们总是喜欢追捧当代的东西,而忘记了过去的丰富内涵。看一看我们生活的现代城市,有许多摩天大楼,但很多都很丑陋。在全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的弊端都影响了穷人的生活,包括现在的中国、纽约、香港以及伦敦。但总是有一些为城市建设做出贡献的人们(不止是体力劳动意义上的建造者,还有比如在权利斗争方面做出贡献的)却往往没有过上好的生活。这些巨大的人力成本与闪闪发亮的新城市及其代表的意义之间的联系,是我所感兴趣的。

Q:也就是说,您比较关注东西方之间的互动和对话,以及我们对现代城市生活的新解读。
Sarah:是的,我是研究共产主义的专家,主要研究西方共产主义。我研究法国共产主义,它对前苏联和新中国都有一种幻想。问题是,在西方社会,共产主义却没有成为资本主义的一部分。但在现在的东方,仍然有部分资本主义。这是非常有趣的。为了这次展览,我想要带来至少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对中国非常狂热,事实上他们是幻想着美好新中国的毛泽东主义者。

Q:中国人也常常对西方有一种幻想。
Sarah:是的。除了对教育的渴望外,这种对西方的梦想大多还是物质的,较少去关注那些更为美好的事物,比如文学和音乐这样的民族历史传统。这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但我认为有很多东西都需要我们花较长时间去了解和认识的,只有通过对不同文化长时间的体验,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彼此。

Q:因此,倡导艺术可以作为一种反抗物质梦的方式?
Sarah:我坚信艺术可以带来美的东西。

采编/李娜、寇乔蕙
摄影/刘丹妮、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