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乌特·梅塔·鲍尔:亚双展令大家更仔细审视亚洲问题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亚洲时间”开幕式现场

  “亚洲”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时空概念。随着政治文化的多元发展、亚洲经济的崛起、艺术生态的开放,亚洲文化逐渐走向世界前台,亚洲的现状与未来日益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2015年12月11日“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览以“亚洲时间”为主题,以“一带一路”为指导理念。通过策展团队的提名推荐和严格筛选,参展艺术家来自全球各地,包括中国、韩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印尼、伊朗、伊拉克、黎巴嫩、以色列、俄罗斯、波兰、奥地利、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英国、芬兰、美国等20个国家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共计47名/组参展,展出作品涵盖装置、影像、绘画、摄影等多个艺术领域。本次展览将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双年展之一。这是广东美术馆颇富雄心的策展计划,将拓展与延伸2013年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的主题“亚洲意识与亚洲经验”,进一步深度聚焦和探讨全球视野下亚洲艺术的发展。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展览从农耕时代起步,展现亚洲经历城市化,走向后现代和数字化、媒体化的历程,这构成“亚洲时间”的横向维度。在纵向维度上,展览探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关系,亚洲的身份认同、女性主义,种族、宗教、社区等核心命题,将成为考察亚洲的根基,对这些问题历时性地呈现,显示了首届“亚双展”对于亚洲历史、现状与未来的基本判断。展览将以多媒介形式(装置、影像、绘画、表演等)综合运用为核心,不仅实现多种媒介形式的混搭,还将从观众体验的角度出发,增强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多维度可体验的展览定位,将会带领全球的人们走进生动、鲜活的亚洲艺术。展览努力寻找亚洲的落点,用“亚洲时间”把时代流动的进程与“一带一路”国家自身文化的时间性,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性联系起来,并在差异中指出亚洲未来发展的方向。


策展人:乌特·梅塔·鲍尔

乌特·梅塔·鲍尔简介

  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CCA艺术总监、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2012 年到 2013年,出任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和系主任。此前,她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担任副教授,期间,从 2009 年到 2012 年,担任艺术、文化与技术项目创办总监,2005 年到 2009 年,麻省理工学院建筑与规划系视觉艺术项目总监。1996年到2006年10年间,她曾任奥地利维也纳美术学院教授,文化研究机构负责人以及国际关系副院长。2002 年到 2005年担任挪威奥斯陆当代艺术局创始人期间,出任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挪威和瑞典北欧馆专员,以及2004年圣保罗双年展挪威艺术家提名人。此外,她与侯瀚如共同出任2012年韩国光州世界双年展论坛 No.1 联合总监;2004 年第三届柏林当代艺术双年展艺术总监;2001 年到 2002 年第 11届卡塞尔文献展在艺术总监奥克威·恩维佐率领的团队中担任联合策展人。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谈谈你对整个亚双展,您觉得整体的效果怎么样?

  乌特·梅塔·鲍尔:我认为这次亚双展包括了来自亚洲的艺术家,也包括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有些艺术家不是亚洲人,但是他们在亚洲生活和工作,那么就呈现了一个比较复杂的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我也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公众从一个更广泛的范围去考虑亚洲时间,我觉得对部分中国人来说,认为中国等同于亚洲的概念,但是除此之外也要考虑到一些别的国家,比如说印度还有新加坡。我在新加坡工作,我觉得这些目的我是有的,并且正在逐步地实现,比如说这个展览达到了我要的效果。


策展人:乌特·梅塔·鲍尔

雅昌艺术网:你们之间的分工跟合作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你自己主推的哪些,策展的工作是什么?

  乌特·梅塔·鲍尔:我们在前期有过许多次的会议探讨,关于亚洲时间,包括有学术板块以及策展板块的会议,孙歌教授也提出了如何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待亚洲以及亚洲的影响,还有什么是亚洲的这个概念,我们都认为不应该把亚洲局限为一个领域及领地上的概念,如果只是将它缩小为一个很小的范围及概念的话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我策展的有一些表演性的作品,那些作品展现了不同时间以及时期。我找到了一个在台湾的戏剧团,他们比较了昆曲以及京剧之间的不同的状况,因为昆剧跟京剧产生的年代不同,代表的阶级也是非常的不同,同时我还找到了跟粤剧方面的一些对比,我还找到了一个是叫做竹子的乐队,他们这个乐队是在大街上演奏的。

  乌特·梅塔·鲍尔:我觉得亚洲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大洲,有非常多的城市,生活节奏非常快,变化也非常迅速,亚洲的乡村地区发展的相对缓慢一些,因为亚洲许多工业的东西也为中国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就希望这些作品能够带来一些多元化的视角展现这些文化的融合跟冲突。


唐·安吉(Tiong ANG)(荷兰) 《共性(思想的礼仪和欲望)》 尺寸可变 综合媒材 2015年

雅昌艺术网:谈一下这些表演性的作品

  乌特·梅塔·鲍尔:它是一个现场的表演,这个台湾的剧团只有两个艺术家,他们一个人是唱昆曲,一个人唱京剧这样一种互动的形式来进行表演,这个表演是在4月份的6号到8号进行为期三天的现场表演,还有刚刚前面提到的竹子剧团也是呈现了一种不同阶级的剧团,还有来自新加坡的艺术家,以及其他的年轻艺术家可能会展示比如说爵士乐方面的作品,那么我们所有人可能都会参与到这个作品当中去,所以可能每个参与者也相当于这部作品演员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这三天会是非常紧凑也是非常充实的。

雅昌艺术网:你是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择这些人来参与到这次的双年展。

  乌特·梅塔·鲍尔:我最初也是并不知道这些剧团的 ,就是碰巧地看到他们的作品,我一直都想找到这样的一种当代的戏剧团,他们的那些新团也探索了什么是昆曲,昆曲一开始也仅限于达官显贵的,他们可能并不被普罗大众所接受的、听懂的,有点跟阳春白雪是一个道理,然而京剧可能大家接受程度更高一点,更听得懂,那么我想探讨一下在这两种戏剧类型当中,排他性跟普遍性的一种关系,比如说这种戏曲是大众能够接受的,它就受欢迎,或者普罗大众听懂的话,这样也能够流传下来的戏种,还有像传统类戏剧,像竹竿舞,我觉得结合了传统,非常有趣,我觉得这些作品像生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