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莎拉·威尔逊:亚双展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的结合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亚洲时间”开幕式现场

  “亚洲”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时空概念。随着政治文化的多元发展、亚洲经济的崛起、艺术生态的开放,亚洲文化逐渐走向世界前台,亚洲的现状与未来日益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2015年12月11日“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览以“亚洲时间”为主题,以“一带一路”为指导理念。通过策展团队的提名推荐和严格筛选,参展艺术家来自全球各地,包括中国、韩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印尼、伊朗、伊拉克、黎巴嫩、以色列、俄罗斯、波兰、奥地利、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英国、芬兰、美国等20个国家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共计47名/组参展,展出作品涵盖装置、影像、绘画、摄影等多个艺术领域。本次展览将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双年展之一。这是广东美术馆颇富雄心的策展计划,将拓展与延伸2013年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的主题“亚洲意识与亚洲经验”,进一步深度聚焦和探讨全球视野下亚洲艺术的发展。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展览从农耕时代起步,展现亚洲经历城市化,走向后现代和数字化、媒体化的历程,这构成“亚洲时间”的横向维度。在纵向维度上,展览探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关系,亚洲的身份认同、女性主义,种族、宗教、社区等核心命题,将成为考察亚洲的根基,对这些问题历时性地呈现,显示了首届“亚双展”对于亚洲历史、现状与未来的基本判断。展览将以多媒介形式(装置、影像、绘画、表演等)综合运用为核心,不仅实现多种媒介形式的混搭,还将从观众体验的角度出发,增强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多维度可体验的展览定位,将会带领全球的人们走进生动、鲜活的亚洲艺术。展览努力寻找亚洲的落点,用“亚洲时间”把时代流动的进程与“一带一路”国家自身文化的时间性,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性联系起来,并在差异中指出亚洲未来发展的方向。


策展人:莎拉·威尔逊

莎拉·威尔逊简介

  英国考陶德艺术学院教授。2010年由耶鲁大学出版了《法国理论之视觉世界:成型》与最近由利物浦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法国人眼中的毕加索、马克思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之后,莎拉重新投入到之前的研究领域。2012 年到 2013年,在圣康坦的凡尔赛大学当代社会文化史中心担任名誉主席,期间继续开展《全球化之前的全球化:先锋派,学术与变革》项目,目的是展出1989年之前的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重点呈现巴黎及其国际交流状况,包括与东欧,俄罗斯与亚洲历史悠久的联系。在考陶尔德艺术学院工作的同时,她是剑桥考陶尔德俄罗斯艺术中心的积极成员,研究俄罗斯当代艺术,与鲍里斯·格罗伊斯教授在2011年共同开设了文学硕士课程——全球概念主义。出任 2002 年到 2003 年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举办的《巴黎——艺术之都 1900-1968》主要策展人,以及2006年在白教堂艺术画廊举办的《皮埃尔·克罗索斯基》展览的主要策展人,该展览还在科隆和巴黎举行。在其职业生涯中与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保持了密切联系。1997年,为表彰其为法国文化所提供的出色服务,莎拉·威尔逊荣获法国政府颁发的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  


策展人:莎拉·威尔逊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选择(萨利姆)的作品作为亚洲时间的多元性?

  莎拉·威尔逊:我之所以会选择这个作品是因为他是的作者一个出生在印度的艺术家,但是他是生活在英国的。我与他从90年代开始就已经认识了,我们也有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萨利姆年轻的时候在英国,他曾经在他读书的艺术学院看到一本书,是关于伊斯兰教的,那本书是主要就是关于但丁写的一首诗。萨利姆的作品主要是探讨是西方文化,女性主义还有基督教之类的问题,但是因为之前他同时也受到了伊斯兰教的影响,他同时也熟悉伊斯兰的文化,所以他的作品里面同时也链接了东西方之间的文化,还有他的那个作品的名字是《无界书》,他并不是写出来的书,而是运用了各种大家都熟知的因素,比如说太阳、月亮又或者是星球这些,他是用那些图案和图形去画的这个书,就是我们普通人都能够看得懂的形状。我觉得萨利姆娜的这个作品是同时集结了东西方的各种因素,是非常符合亚洲时间的这个主题的。  


无边界的书籍(系列) 萨利姆·阿里夫·夸德里

雅昌艺术网:谈一下亚双展与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的结合

  莎拉·威尔逊:亚洲的传统艺术像水墨画,自古以来,就有很久很久的历史了,现在它和现在的这种当代艺术也有一些结合,就是对于它来说这是非常有趣的,因为现在我们不仅是应用传统的艺术,我们还会应用一些新的媒体,比如说一些装置艺术、一些视频或者电影让我们的受众、观众的范围变大了,不管是小孩还是大人他都可以接触到这种艺术。比如说在我们这次的展览就有一个作品,令我印象深刻,就是那个《尘与路》,它是传统的,像水墨画一样有卷轴,铺在地上,但是它是运用了一些现代的就好象是灯光,让它看起来非常的漂亮,而且这个作品除了地上的路之外还有在旁挂着的一些油画,这些画也是这幅作品的其中的一个部分,我觉得这个作品就是东西方艺术的一个完美的结合,这一次的展览不仅是把传统的艺术和新的技术结合在一起,同时也链接了东西方的文化。


余旭鸿(中国)  《尘与路》(局部)  尺寸可变 装置 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