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罗一平:以亚洲视野校准“世界时间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亚洲时间”开幕式现场

  “亚洲”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时空概念。随着政治文化的多元发展、亚洲经济的崛起、艺术生态的开放,亚洲文化逐渐走向世界前台,亚洲的现状与未来日益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2015年12月11日“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览以“亚洲时间”为主题,以“一带一路”为指导理念。通过策展团队的提名推荐和严格筛选,参展艺术家来自全球各地,包括中国、韩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印尼、伊朗、伊拉克、黎巴嫩、以色列、俄罗斯、波兰、奥地利、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英国、芬兰、美国等20个国家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共计47名/组参展,展出作品涵盖装置、影像、绘画、摄影等多个艺术领域。本次展览将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双年展之一。这是广东美术馆颇富雄心的策展计划,将拓展与延伸2013年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的主题“亚洲意识与亚洲经验”,进一步深度聚焦和探讨全球视野下亚洲艺术的发展。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展览从农耕时代起步,展现亚洲经历城市化,走向后现代和数字化、媒体化的历程,这构成“亚洲时间”的横向维度。在纵向维度上,展览探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关系,亚洲的身份认同、女性主义,种族、宗教、社区等核心命题,将成为考察亚洲的根基,对这些问题历时性地呈现,显示了首届“亚双展”对于亚洲历史、现状与未来的基本判断。展览将以多媒介形式(装置、影像、绘画、表演等)综合运用为核心,不仅实现多种媒介形式的混搭,还将从观众体验的角度出发,增强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多维度可体验的展览定位,将会带领全球的人们走进生动、鲜活的亚洲艺术。展览努力寻找亚洲的落点,用“亚洲时间”把时代流动的进程与“一带一路”国家自身文化的时间性,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性联系起来,并在差异中指出亚洲未来发展的方向。


总策展人:罗一平

罗一平简介

  原广东美术馆馆长、博士、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美术馆协会会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委员,中山大学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亚洲艺术家联盟中国委员会主席。曾经担任第18届、第19届亚洲国际当代艺术展学术主持,第 21 届、第 22 届、第 24 届、第25 届、第 26 届、第 27 届亚洲国际当代艺术展中国委员会主席、策展人(2003-2013);近年策划展览包括“启点·动象空间—广东美术馆广州大剧院当代馆第一回展”(广州,2010);“第四届广州三年展”(广州,2012);“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威尼斯,2013)等。


总策展人:罗一平

雅昌艺术网:谈一下您认识的亚洲。

  罗一平:亚洲这个词其实在一百多年前,也就是说在19世纪之前亚洲人是不知道的。比如中国不知道有亚洲这一种说法,韩国、日本都没有这样的一种说法,包括印度,也包括现在的中亚,比如说埃及他可能就不会认为自己是跟你们中国、跟日本在一个洲,每个人,就是每一个国家在17世纪、18世纪他们都是根据自己的一种视野来认识这个全球,比如中国他是以天下来代表世界,日本是以大东亚,他倒提出了,但是他提出的是大东亚。


余旭鸿(中国)  《尘与路》(局部)  尺寸可变 装置 2015年

雅昌艺术网:请您谈一下“知域”的亚洲。

  罗一平:在四次学术会议上,14年我们开了四次会议,我们就呈现了有两个亚洲,一个是“知域”的亚洲,也就是说亚洲各国的思想、文化、意识、宗教、政治所积淀成的惯有的他们对亚洲的认识,这个叫做“知域”的亚洲;还有一个是我们不能够不认同的现有的被西方命名的亚洲,我们不能够说我们重新来划一个版图--亚洲。我们要在西方已经命名的亚洲的版图上做我们“知域”的亚洲,所以我们就提到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亚双展要讨论的亚洲视野要关注的是什么问题?是亚洲的问题,亚洲的问题就有经济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各国之间的关系的问题等等。


原弓(中国) 《周公土收藏计划·痕迹》 尺寸可变 装置 2015年

雅昌艺术网: 亚洲视野怎样校准“世界时间”。

  罗一平:中国、印度、印尼、越南、日本,应该说在18世纪以前,我们基本的作息方式、时间模式是接近的,文化有很大的差异性,但是时间模式是接近的,都是一个慢节奏的时间,而17世纪英国工业革命以后西方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一个世界时间,我们在这样的一个时间中,我们怎样在亚双展中通过近百年来亚洲各国在调校自己的时间和西方时间的对接的时候,特别在这一百年来西方在影响我们的同时,我们怎样地再回过来影响着西方,特别是在四小龙的兴起,中国的崛起,印度的改革等等,包括“二战”后日本经济的稳步的发展,这都是西方的时间开始,跟东方的时间,跟亚洲的时间,在原来强错位中产生对接,他们也在校准,校准跟我们的时间的对接,而我们恰恰以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经济的发展,我们的政治的制度,我们的国家的制度的理念在校对着西方,包括我们提出的一带一路、包括我们的亚投行,也包括我们要代表亚洲来做亚双展,当我们采取一系列的主导行为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用我们的主体性来调拨亚洲的主体性,所以这就是亚洲视野怎样地校准“世界时间”。


胡项城(中国) 《又是森林遍大地》 3000cm×500cm×500cm 2015年 

雅昌艺术网:这次亚双展暨广州三年展与以往的对比有什么不同?

  罗一平:我们一般的三年展、双年展是我们拿了一个主题,我们就去选艺术家,我们是以艺术家为主,至于艺术家选择这个题材、你的这个作品跟我这个主题有关系没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演出的时候我这个舞台上来了哪些人,我们这里不仅是要求舞台中来了哪些人,你的台词,你的表演要跟我的中心是配合的,你是为我们这场戏在演的,这是首届亚双展重要的一点,也就是说你这个展品在我这个展览以后你不见得在其他的展览的主题中你能够去串场,也不是在其他展览展览过的展品可以在我这里串场。我们有没有其他展览展过的展品?有,我们会让艺术家根据我们的现场,根据我们的理念二度创造,所以这是我们这次亚双展基本做到的--原创性,尽管有改造性,但是改造以后,也是以首届亚双展的原生点来创造的,还有一个就是学理性,这是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重在强调被命名的亚洲这样的大语境下,亚洲通过当代艺术如何呈现他的自主性,所以我们有一个亚洲时间,引导亚洲当代艺术的自主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