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金弘姬:亚洲女性主义是一个热潮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亚洲时间”开幕式现场

  “亚洲”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时空概念。随着政治文化的多元发展、亚洲经济的崛起、艺术生态的开放,亚洲文化逐渐走向世界前台,亚洲的现状与未来日益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2015年12月11日“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

  本次展览以“亚洲时间”为主题,以“一带一路”为指导理念。通过策展团队的提名推荐和严格筛选,参展艺术家来自全球各地,包括中国、韩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印尼、伊朗、伊拉克、黎巴嫩、以色列、俄罗斯、波兰、奥地利、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英国、芬兰、美国等20个国家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共计47名/组参展,展出作品涵盖装置、影像、绘画、摄影等多个艺术领域。本次展览将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双年展之一。这是广东美术馆颇富雄心的策展计划,将拓展与延伸2013年亚洲美术策展人论坛的主题“亚洲意识与亚洲经验”,进一步深度聚焦和探讨全球视野下亚洲艺术的发展。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展览从农耕时代起步,展现亚洲经历城市化,走向后现代和数字化、媒体化的历程,这构成“亚洲时间”的横向维度。在纵向维度上,展览探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关系,亚洲的身份认同、女性主义,种族、宗教、社区等核心命题,将成为考察亚洲的根基,对这些问题历时性地呈现,显示了首届“亚双展”对于亚洲历史、现状与未来的基本判断。展览将以多媒介形式(装置、影像、绘画、表演等)综合运用为核心,不仅实现多种媒介形式的混搭,还将从观众体验的角度出发,增强作品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多维度可体验的展览定位,将会带领全球的人们走进生动、鲜活的亚洲艺术。展览努力寻找亚洲的落点,用“亚洲时间”把时代流动的进程与“一带一路”国家自身文化的时间性,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性联系起来,并在差异中指出亚洲未来发展的方向。


策展人:金弘姬

金弘姬简介

  韩国首尔市立美术馆馆长,韩国首尔弘益大学艺术史专业博士。1993年韩国首尔激浪派艺术展策展人;1998年,创建韩国第一个另类艺术空间—“沙姆泽空间”;2003年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韩国馆负责人;2006年,韩国光州双年展艺术总监;2006-2010年,韩国京畿道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


策展人:金弘姬

雅昌艺术网:你对亚洲时间这个主题是怎么理解的?

  金弘姬:“亚洲时间”的提出其实是相对于“欧洲时间”的,就是相对来说,一个未进化的相对带有殖民主义色彩的时间。亚洲的概念更多的是以不可见性而存在的,她是一种关于自然和自然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一种秩序。


“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亚洲三年展”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谈一下您理解的女性与亚洲这个主题。

  金弘姬:亚洲和女性可以实现她们的超越,她们通过新闻和她们自身的模糊性不清晰性,在这个父系等级秩序中,从政治方面来看,能够超越一直存在的一种自然的秩序。在现今这个全球化和国际化的这个环境中,性别话题和女性主义是一个热潮。我认为东亚的女性艺术家,在这个方面上可以实现她们自己的特殊性。我认为东亚女性主义艺术是非常的有必要的,而且是一个有效的阐释亚洲时间这个主题的工具。东亚女性主义这个概念从策展的角度可以给予创造者很多的发挥空间,让她们来产生亚洲时间这个主题相关的展览。


姜爱兰(Airan KANG)(韩国) 《请回答》 尺寸可变 12′28″ 2015年

雅昌艺术网:亚洲女性主义有什么样的特点?

  金弘姬:我认为,没有一个固定的亚洲女性主义的一个艺术概念。因为亚洲一直都处在转动和变换之中,当代亚洲区别于西方的主要有两点:一个是她的传统性,表现在儒家思想,还有书法以及佛教等一系列的在中国文化层面上来说,第二个点就是她内含的一种现代城市化的精神,这种精神是一种复杂构成,包含了非常丰富的当代性,所以说当代亚洲是具有双重性的概念。女性主义我认为是基本没有区别的,但是要保证从亚洲这个概念出发,从亚洲去感受,但是不要过分从亚洲出发,又很容易陷入一种危险,陷入一种异域学和东方学语境的危险,我认为亚洲艺术是非常有价值的,而且东亚的女性主义也可以从一种批判的角度去阐述。


原弓(中国) 《周公土收藏计划·痕迹》 尺寸可变 装置 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