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平馆长致辞

  尊敬的各位专家,寻找亚洲——“广东美术馆亚洲双年展”第一次学术会议现在开始。

  我是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首先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广东美术馆为什么要做亚双展。从2002年开始,广东美术馆有了一个品牌叫做“广州三年展”,“广州三年展”到2012年已经连续做了四届。做完第四届后,我们进行了反思,特别是办第四届的同时,上海、光州双年展等一批双年展也在举行。去年,我们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策划了一个大型的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在威尼斯的军械库展出。我们反思自己三年展的同时,也反思包括上海双年展和光州双年展等在内的国际性大展,这些展览都秉持大国际的学术视野,尽管每一个展览都提出了切合的问题,比如我们第四届“广三展”启动展叫“元问题—回到美术馆自身”,探讨快速发展的城市给人类的文化、经济、政治等方面带来的冲击。主题展“见所未见”、上海双年展的“重新发电”,都通过思考中国的具体问题再进而拓展到思考国际上的大问题。然而,我们反观这些作品的时候,发现展出的作品可在所有展览中出现,可以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出现、也可以在光州双年展等其他双年展中出现。这个时候我们想,广东美术馆地处南中国的特殊地理位置,再加上它的下一个三年展的学术定位,或者它的发展,作为一个重要国际品牌展应该怎么走?

  2012年,在孟加拉召开的第六届亚洲美术馆馆长会议上,韩国首尔美术馆的馆长提出来,推动一个地区的文化建设策展人起着重要作用,她希望能够在亚洲有一个上层次、高学术,有一定集约力的策展论坛。我响应了她,提出广东美术馆具有国际大展的经验,我们准备在2015年做一个首届亚洲双年展,为此我们在2013年举办了亚洲策展人论坛。
  
  为了做好首届亚洲双年展,做好“亚双展”前期的学理准备,我们邀请亚欧多国的美术馆馆长和策展人于2013年9月到广东美术馆召开“首届亚洲策展人论坛”。这次论坛我们做成功了,在9月11号至13号来自亚洲22个国家54名馆长和策展人,来自欧美8个国家13个馆长和策展人来到广州,我们开了三天的会议。为了配合这个展览,我们策划了“回到亚洲——欧亚美策展案例展”,在座的莎拉·威尔逊教授也参加了“首届亚洲策展人论坛”。这个论坛不像今天有针对性的来探讨亚洲是什么?亚洲在哪里?怎么通过“寻找亚洲”来产生广东美术馆的亚洲双年展?它具有一个广泛的话题,题目叫“亚洲意识与亚洲经验”,主要的目的是,第一,检验广东美术馆,当它向国际发出邀请的时候,国际对我们邀请、对我们这个议题的响应程度;第二,检验亚洲,当中国的一个美术馆准备做关于亚洲问题的大展的时候,它能得到国际间的什么反应;第三,检查我们自己,当我们真的把亚洲的馆长和策展人聚集在一起,广东美术馆自身是否有能力、有学术的力量,能够把这些到广东的国际重要馆长和专家们凝聚在一起,使大家愿意和广东美术馆的这个目标一起来探讨亚洲问题、一起前行。

  这几个问题在9月份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在9月13号的下午,在我和莎拉教授的主持下,我们形成了“广州共识”,全体代表都支持广东美术馆来举办这次的亚洲双年展,也期望广东美术馆做的首届亚洲双年展能够做出某种探索,形成一个展览体例、展览制度、展览模式,有别于欧美或者亚洲现有的双年展、三年展体例。在这种压力和参加论坛嘉宾的建议下,我们开始广东美术馆亚双展的准备工作。因为有了我们前期的努力,就有了今天各位专家到这里来共同探讨亚洲的问题。

  今天的会议由我和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张晴先生联合主持,张晴先生有丰富的双年展策展经验,他策划过多届上海双年展,也可以说,上海双年展的品牌是从张晴先生这里树立起来。

  本次会议两天,第一天主要是对亚洲学理的讨论,我想,一个展览想开好,提出的问题最重要,我们只有找到亚洲问题的根本点,才能知道下一步在根本点上如何操作;我们只有知道亚洲到底是什么,亚双展才能做出区别于台北美术馆的亚洲双年展、区别于日本福冈的亚洲三年展、区别于孟加拉亚洲双年展。

  广东美术馆今天来策划做亚双展的时候,在亚洲并不是首创,孟加拉已经做了16届,台北做了大概4届,福冈也做了好几届,我们属于后起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提出做亚双展,作为一个后起者,我们怎么才能做得与它们不同?

  中国在亚洲占有重要的位置,中国对亚洲的研究、对亚洲的关注,逐年加深,可以说作为亚洲重要的国家,我们对亚洲当代艺术现状的梳理,对亚洲当代艺术未来发展,应该有较强的主导性或者话语权。我们希望通过中国的文化以及亚洲独特的位置与影响力,来营造、来策划我们的亚双展;通过我们的亚双展来扩大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扩大亚洲在国际的影响力。
 
  在上次的论坛中,我们专门把韩国、印度、印尼、日本等几个东亚、东南亚重要国家的馆长和策展人召集在一起开了会议,也是研讨广东美术馆亚双展怎么做。他们都认为我们应该做出示范性的亚双展。日本和韩国的美术馆说:“我们希望中国在亚洲的当代艺术这一块能够起到引领或者领袖的作用”,他们很期待我们的亚双展,能够在已有的亚洲双年展的基础上有更高的呈现。

  关于现在亚洲双年展和三年展有哪些,我们做了梳理。首先,有台北亚洲艺术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北京双年展、釜山双年展、新加坡双年展、悉尼双年展、光州双年展、孟加拉亚洲艺术双年展和伊斯坦堡双年展等。三年展部分,有福冈的三年展、横滨三年展、广州三年展等;横滨、福冈就叫亚洲艺术三年展。

  每个三年展都有自身对亚洲的理解,我们把所有资料梳理起来和考察完以后,开始对我们的亚双展具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对形成我们自己亚双展的面貌有了信心。我们发现,不管是福冈的亚洲三年展,还是台北的亚洲艺术双年展,所有的展览都是走大国际的思路;但是在他们组织的作品和艺术家中,无一例外全是亚洲的艺术家,亚洲各个国家的艺术家根据这个三年展策展人提的主题提供他们的作品。我看过孟加拉的亚双展和福冈的三年展,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一些亚洲国家美术馆的参与性,参与性成为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亚洲哪些国家到了,这有点像我们去年的策展人论坛。去年策展人论坛,我们认为衡量它成功与否的依据在于我们到底邀请到哪些人,使我们这个论坛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亚洲,而不仅仅是东亚或者东南亚、南亚,我们力求这个论坛做到大而全。所以,导致人数太多,多到我们每个嘉宾只有10-15分钟的发言,而且还没有点评时间。这虽然在客观上削弱了论坛自身的学术力,但是却显示出论坛的凝聚力,呈现出广东美术馆做的活动具有国际的感召力。

  今天的会议我提出一个思路,即广东美术馆做的首届亚双展其学术出发点应是亚洲问题,全球表述。我们通过今天的会议和 5月份要举办的第二次学术会议,提出和深化亚洲的问题,找到我们要关注的最根本点。然后,形成一个共识的文本或者一个方案,我们再在全球范围来寻找艺术家,让这些艺术家不是用他们原有的作品,而是根据我们的亚洲话题、根据我们寻找的亚洲问题,来创作作品。这件作品是针对首届广东美术馆亚双展来做的,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我们希望这个作品在特定的亚双展语境下,也就是说,它在这个场地展示才能实现它的专一性。我想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进行,可能我们做的亚双展跟现有的亚洲艺术双年展、三年展相比学术视野更广,艺术资源更大,探讨的力度更深。
 
  我在这里用 10分钟简单介绍第四届广三展的情况。

  首先是由传统展示行为拓展到研究行为的“第四届广三展”。

  跟所有三年展不同,我们这个三年展分为启动展、项目展、主题展,横跨两年时间。由启动展提出问题,项目展深化问题,主题展归纳问题。

  启动展主要提出两个问题:讨论美术馆乃至当代艺术的本质。快速发展的城市文化,以及由此引出社会结构、文化结构和与此相应人的心理结构变化等诸多当下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尚未发生的问题。

  第四届广三展我们很重视理论研究,理论成为独立的版块。我们试图开创一种侧重研究和探讨的展览模式,将本届三年展的展览自身作为一个研究课题的组成部分和研究方式。为此,我们与纽约大学批评理论中心、北京大学批评理论中心、中山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合作,举办3站16场的论坛;论坛的核心观点就是全球化条件下艺术生产的可能性。

  我们同时举行了四次项目展(分别是“去魅中国想象”、“第三自然:中国再造”、“维度——三个案例的分析”、“广告牌计划”):

  1、在快速发展的城市文化中,“中国性”在哪里?中国的本土在哪里?

  2、在快速发展的城市文化中,自然快速消失、自然环境快速恶化,我们的自然、我们的大地在哪里?

  3、作为一个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原古的文化在当下是一个怎样的表现?

  4、第四个项目展叫“广告牌计划”我们做了大胆的探索,和英国伯明瀚市政合作,在伯明瀚征下了100块4×8米的广告牌,在全球组织了100个艺术家在广告牌上创作当代绘画;我们探讨美术馆和城市的关系,美术馆怎么走出围墙和公众在一起?

  主题展“见所未见”,由英国伯明瀚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教授和国“艾康”美术馆(Ikon Gallery)馆长联合做策展人。

  我们在广三展中开创了一个模式,就是把展览做到商场里,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广州正佳广场是亚洲最大的单体构建购物商场,这里每天人流量达到50多万。我们有17组作品在正佳广场展出,我们采用把作品藏到商品中,让观众在购物中不知不觉去碰撞它,形成淘宝的活动。在这里,我们探讨了当代艺术跟公众零距离接触是怎么回事,所产生的反响是什么。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分展场,广州大剧院,一个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国际的标志性建筑,白天小剧场是我们的当代美术馆,我们在这里举办过多次的活动,在三年展中它也是我们重要的展示场所。这次的广三展我们主要在这里做音乐,比如《4分33秒》、《地球、月亮、地球》、《月光奏鸣曲》等等。这些都体现我们试图打破学科边界,重新构建美术馆,这次亚双展也想用这种方式,希望在今明两天的讨论中我们能够对这个问题有所关注。

  今天的会议我们请来了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新快报、信息时报、雅昌艺术网、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来和我们一起参加会议,在这里我也对记者们表示感谢!

  今天的会议由张晴先生主持,下午由莎拉教授主持,今天是学理讨论,明天探讨亚双展的计划。
  
  在这里,我对参加此次会议的中外嘉宾表示感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