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少新:亚洲的概念

  很荣幸坐在这里与大家讨论,今天通过孙歌老师的报告我学习了很多。

  今天我很吃惊,我们广东美术馆举办“亚洲双年展”,而且在展览之前要非常严格的、非常严肃的去界定亚洲是什么概念。我觉得这样的展览颇具期待。

  参加这个会议,我注意到两列的坐法,我看到这种坐法亚洲不存在,一边是中国、一边是外国。外国这边有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还有欧洲。尽管东亚的长相相似,但是仍然被排在这边。我发现亚洲真的存在,在我们的概念当中,在我们的思想当中,亚洲对我们做决定的时候会产生影响吗?

  我也不是哲学家、也不是政治学家,我是历史学家,我希望从历史的角度来梳理亚洲的概念怎么出现?这个概念是怎么传入中国?以及这个概念传入中国以后在中国引起哪些回应和反响,我大致梳理一下这个概念,或者对我们理解亚洲从历史上提供一点借鉴。

  由于时间关系,我大致的梳理一下。亚洲概念的产生并不是产生于亚洲这个地方,它是一个欧洲概念,早在 2500 年以前古希腊已经出现。那个时候古希腊文明文化将旧大陆分为亚、欧、非大洲,当时还不知道美洲的存在。他们把上面东方称为亚洲,把下面非洲称为利比亚,把自己称为欧洲。当时这种划分方法在古希腊思想界也并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有古希腊司马迁之称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看来也非常疑惑。他问到:“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本来是一个整体的大陆会被分成三个部分,而且是用三个女人的名字,欧罗巴、亚细亚、利比亚,三个女士的名字来命名?”他也不明白,我想这个可能与认同有关系。

  希腊文明要与其他文明做一个区隔,构建一个自我认同,所以区域的概念被概念出来,认为自己是欧罗巴人,从东方来的人是亚细亚人,从南方来的人是利比亚人,这个概念从构建的时候有自我认同的目的。我想到中国是传统的天下观念,中国周围有四夷,北敌、西荣、南蛮、东夷,这个可能与欧罗巴的概念有相似的地方,就是认识自我,与他人区隔的概念。

  这个概念在罗马时期基本被继承,亚欧非三大洲仍然被区隔,在托罗米世界地图体系中仍然被区隔。在欧洲中世纪时期,这种概念与基督教的思想相互融合。中世纪的时候出现一种世界地图,叫“T-O”地图,“T-O”地图交界的焦点就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基督教发源的地方,这成为世界的中心,遥远的东方成为伊甸园的地方,欧洲和非洲分别居于 "T" 字纵轴的两侧。“T-O”地图一直影响到文艺复兴之前,整个中世纪欧洲都是这种概念,我们发现亚洲的概念在中世纪与基督教思想相结合

  欧洲大航海时期,随着欧洲人前往亚洲,通过航路前往东方,他们发现东方是多元的地区,与自己不一样。在向海外扩张的过程中,欧洲本地概念得到强化,更加认同自己,亚洲被称为与自己不同的东方地区,这种概念也是被强化。这种概念继续扮演自我认同与其他区域区隔的作用。这种概念不是亚洲自己所发明,这种概念在历史上欧洲已经发展 2000 年,亚洲各地区人缺席,也不存在所谓亚洲人群体,生活在被称为亚洲区域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亚洲人,也不知道自己被称为亚洲人。这种概念在 16 世纪末 17 世纪的时候被欧洲的传教士带到中国,最主要是意大利耶稣会士,他们把五大洲的概念带到中国,立马在南京、南昌、北京都画过世界地图,在中国受到欢迎,中国人被世界地图受到冲击,标识欧罗巴、亚细亚,也标识美洲和南极洲。这种概念得到介绍,后面一系列耶稣会士介绍到中国,越来越来详细。在中国首次知道原来中国是处在被称为亚细亚大洲当中的一个国家而已。

  这种情况下,中国传统的天下观念受到极大的冲击,传教士被中国传授五大洲的目的,是不希望被视为来自中国边缘地区的野蛮人,而视他们为来自于另外一个文明的欧洲人,赞同中国是一个文明昌盛区域的时候,他们构建另外一个与中国同样文明发展的区域,和中国是两极。来中国传教士应该受中国人尊重,同时中国人接受天主教是具有合理性的,因为这一宗教在另一个文明区域传播了几千年,一直产生非常良好政治的、思想的效果,这是传教士的目的。传到中国以后,中国知识界、中国士大夫到底给予什么回应?最终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比较持疑,对五大洲的观念持怀疑的态度。我们知道当时中国人没有去过欧洲,也没有去过美洲,不知道传教士的记载到底是不是真实,但是又没办法证明,干脆作为存疑,作为以后再去考察的观点。包括官修的史书、民书,包括知识分子都认为这种观点我们没有办法证明,就存此一说。也有一批中国士大夫和知识界认为这种观点非常正确,持支持的人是与传教士接触的人,甚至本身就是教徒。他们就认为这种观点对于中国来说是全新的,而且一定是值价的,因为传教士他们是航海 9 万里才来到这里,他们说的是他们亲身经历,是正确的。有一个中国教徒认为这种观点对中国去除自己傲慢自大心态非常有帮助,对中国的天下观是一种解构:中国再也不是天下的老大,处中国之外地球上还有其他的文明。有很多中国士大夫通过地图了解了世界,同时也把这些知识进一步在中国传播。当然也有反对的、拒绝的概念,拒绝的理由现在听起来似乎也挺好笑,在当时并不是毫无道理。有的学者认为亚细亚这个词翻译的非常不好,这是传教士故意嘲笑中国、讽刺中国,"亚 " 中文的意思是第二,次要," 细 " 在中国是小,这是传教士骂中国。另外一种观点,认为看到南极洲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这种非常小的地方都能作为一个大洲,中国比这个大洲面积还大,为什么只能作为亚洲的一部分,而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洲,认为传教士矮化中国。

  我们不要认为这种排斥观点是毫无道理,通过历史的梳理,我们发现亚洲概念是后世人为的构建,从地理学上说亚洲不存在,因为亚洲并非是一个整体的大陆,不存在界限把亚洲和欧洲分开,天然的界限、地理学的界限,从地理上说亚洲不存在。从文化上说,或者从宗教意义上说,亚洲也不存在。像孙老师提到,亚洲有非常多的东亚文化、儒学文化圈、佛教圈,是非常多元的,我们没有办法用一个文化单位来统合它。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说亚洲?既然是一个不存在的“亚洲”,我们为什么还要用到这个词?这个词首先是欧洲人用,是构建自我认同的一种概念、一种发明。到19 世纪以后,特别是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列强进一步在亚洲出现,在日本、韩国、中国出现,这个时候东亚人、中国知识界、日本知识界发现亚洲这个概念对他们很好用,因为共同面临一个西方、一个欧洲,这个时候反倒用亚洲这个概念来称为自己认同的一个概念。这样的话如果有东亚这个群体,这样的认同,他们可以用这种认同来对抗西方的认同,对抗西方在亚洲的势力。在 19 世纪我们发现,在中国很多地理学家会大量地谈亚洲,而且是继承传教士关于亚洲的介绍。他们希望通过对亚洲的重视从而区隔欧洲,构建一种认同,这种认同不存在。20 世纪初这种观念在中国并没有发展出去,在日本恰恰是开花结果,导致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确实是亚洲观念在东亚的具体表现,或者进一步发展。

  孙老说讲的非常好,亚洲概念是历史性,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亚洲,甚至是空间性,不同地区的亚洲具有不同的内涵。我们在使用“亚洲”的时候,需要对亚洲做一个界定,因为亚洲是变化的亚洲,亚洲是不同人、不同地区、不同时期都有不同内涵的亚洲。我们策划艺术展览的时候需要对它做一个界定,以明确我们用什么样的“亚洲”来展览和呈现。

  这是我简单的观点和看法,接下来我希望得到一些回应和进一步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