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瓦尔诺·维斯特罗多莫:亚洲现实,艺术界的角色和合作的机会

  罗馆长、范馆长,各位专家好!

  我在这里想提出一些问题进行讨论。我的论文是“亚洲现实,艺术界的角色和合作的机会”。

  一、亚洲现实

  我们不能用单一的定义来整体而简单的解释亚洲,亚洲是一个复杂的实体,包括社会地缘、地缘文化、地缘经济,展示广阔的地区有广大的潜力,但也存在问题。今天的亚洲是美丽四射的地区,有令人惊讶的经济表现,也有非常杰出的民主国家,像韩国、印度、日本,同时也有自己不同种族地区和民族的问题,大部分国家都有。政治充满动荡,包括泰国、柬埔寨、缅甸。另外环境问题突出。亚洲国家有丰富悠久的历史,这种历史转化为有生产力的成果,然后加以分享和交流。

  一位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教授马哈?班尼,他称之为亚洲觉醒的时代,马哈?班尼这样解释,他说亚洲现在又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央,西方会不会反抗亚洲的觉醒?如果反抗的话,只会有灾难。如果西方接受亚洲已经觉醒,而且愿意跟亚洲分享权利,那么亚洲觉醒的力量将会成为负责任的权利,形成稳定的社会格局。

  根据马哈?班尼的看法,亚洲的觉醒给世界带来积极的效果,中国随着现代化,印度的经济快速发展,都可以给其他国家带来启示。马哈?班尼的数据表明,中国绝对贫困人口从6亿人减少到2亿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希望2015年全球贫困数量削减一半,这是中国和印度贫困人口减少一半以后联合国做的决定,不光有这么多的现实困难,也有政治意愿的问题。亚洲的觉醒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梦想,在亚洲觉醒的精神之后,还有很多功课需要我们去做。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称之为东盟共同市场,在2015年实施东盟经济共同体的一部分。根据《印尼日报》,东盟国家现在正在亚太区达成两个多边的协议,一个是TTP,一个是RCEP。TTP是跨太平洋合作协议,另外一个是区域经济合作伙伴关系。TTP更加有利,涉及投资自由化,知识产权保护,农业以及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同时亚洲也会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国家市民中开始引发不同国家的区别。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另外一个亚洲的现实,最近有一些国家,比如中国、印度是新兴的经济力量,日本、韩国在以前是经济强国,主要通过技术创新而发展。但是,邻国还生活在贫困中,国民收入比较低。以下的数据由2012年世界银行数据提供,比较亚洲国家之间的国民收入。总体来说,国民收入主要是家庭从生产所得,作为这么一个定义。

  在目前亚洲国家已经开始集合到自由贸易协议中,但是似乎只是对一些成员国有利。在亚洲大量人口当中,特别是东南亚和南亚,都被认为是有潜力的市场,但是这个跟他们的生产力并不想当。这种现实也会在某些国家中成为现实,他们只会成为生产商和供应商,其他国家成为生产商和供应商的消费者,他们还是处在不利,每个国家的自豪感和尊严也是通过经济实力和经济稳定性衡量。社会的幸福感、创造性,这种指数往往不被关注。

  在这样现象下,自由化就成为主要的问题,我们也需要通过策略性的方法来加以解决。自由化包括自由贸易、自由服务、自由投资、自由资本,以及熟练劳工的流动,在每个亚洲国家都成为问题,因为这个跟状况相关。

  二、艺术世界的角色

   社会的艺术土壤跟艺术家、公众、社会、画廊、博物馆、艺术市场、批评家、策展人,和所有艺术相关人士生长的土壤有关。艺术家是一个记录者,记录每个时代每个事件,通过作品加以表达,艺术家在时代中向公众展示成果。这些艺术作品引发交流、对话和启蒙,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道路责任和社会责任。因此,艺术家不是只是埋头做自己业务的生意,或者只是在这种孤立的角度来进行艺术的表达。艺术家也应该被观众所感受和认知,艺术承担启蒙的责任,为社会带来理解,带来各种可能性,以及为社会带来希望。艺术的土壤应该是能够推动社会生活发展的土壤,一个好的艺术活动应该在设计、概念和实施上都能是公共的参与,或者是政府的参与,以及所有人的参与,最后公众在这个过程中将会得到教育,对于艺术敏感性,人文和福利都会得到成长。

  艺术批评家和世界艺术研究也应该得到发展,而且给予足够的空间,每一个艺术活动不应该只是艺术家展览的场所,以及他们支持者或者是小圈子精英的展览。每一个艺术活动,比如双年展也应该变成一种教育的活动,在这个地区的话,艺术批评家和学者、研究者扮演重要的角色,应该赢得每个人的支持,亚洲永远都不会是一成不变,也不是变成一模一样的面貌。每个艺术成果在每个国家都有意义,都有不同的内容,反应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应该是本地化,也可以发展成国际化的问题。

  比如说环境威胁、人权、民主,这些都是本地的问题,现在也变成全球化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可以把这些差异和冲突转化成社会的进步。不同层面上的差异和冲突可以成为一些资本,通过资本来让他们能够在同一个桌子、同一个房间、同一个艺术工作室中共同合作,不光是做艺术活动,也要做社会活动,我们创作的艺术作品也应该有艺术层面的含义。这种艺术作品也可以启蒙公众,也可以为艺术工作者本身提供启蒙,或者能够让每个人在艺术土壤中都得到启蒙。社会进步本身就意味着社会的成熟,丰富艺术的进步,以及给社会带来更多合作机会的文化层面。

  三、合作机会

  我们可能要问自己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亚洲国家有没有在努力的帮助和鼓励各个国家来推进共同的利益呢?比如说自由贸易、社会经济稳定、环境意识,以及跨文化的理解。对我来说,这个答案还是很明显,答案是否定的。为什么社会进步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我认为艺术和艺术家和艺术世界,包括视觉艺术都要激励、启发和发展各种人文问题的意识,以及对于这个社会很多问题的认识和意识。艺术世界必须能够争夺政客的注意,但是它在得到政治家注意的同时也不要被困在实际的政治当中,因为艺术世界需要引发公众的意识,要帮助社会不断的激发创意。

  亚洲国家必须要建立起对亚洲现实共同的认识和意识,而且必须要意识到我们面对的现实。我们通过意识就可以提供一个艺术生活的空间,这样子的话,艺术家和艺术支持者可以通过新的形式或者三条道路来进行创作合作的机会,新的方式就是艺术的合作。

  因此,我也认为亚双展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这确实是一个进行合作的起点,亚双展为我们扩大活动的机会,比如联合探索、艺术探索的发表,期刊的出版,以及交换的项目。亚双展也需要跟其他世界上的双年展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包括在亚洲本地也应该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跟威尼斯双年展、北京国际艺术双年展、香港双年展、光州双年展、新加坡双年展、孟加拉双年展、亚加达双年展、或者卡塔双年展,亚双展必须能够把这些材料形成自己的特性,而且帮助我们找到新的思维,提出新的形态、提出新的方法,提出新的艺术家。比如找到艺术家,社区不光要有新的群体,同时也是不同的群体。亚洲双年展也应该创造出能够启示人们的过程,让他们知道艺术和艺术世界怎么有效的展示出文明,而且帮助人们建立共同的认识,艺术怎么给人类的生活来带来贡献,以及给社会带来的贡献。

  我提出一个建议:通过思维框架,通过不同的策展人一起来考虑,我们必须确保框架能够持续不断的实施。比如接下来两到三个双年展持续实施,这样的话,想法和创意过程可以成为一个连续性的过程。比如说,我们说这个主题是追踪亚洲价值的根源,或者环境与艺术,或者景观与亚洲视角。这些都可以作为主要的主题,我们可以连续两三届双年展持续坚持,策展人可以不断的加强和聚焦针对同样的主题进行不同的聚焦。这样的话,这些想法可以不断的、持续的进行多方的讨论,最终给我们带来艺术知识的增进。

  我非常兴奋,我期待2015年亚双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