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迪安致辞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很高兴我们得以在广州相见。让我高兴的是能在这里见到许多老朋友,又见到许多新朋友。

  为筹划“亚洲双年展”广东美术馆做了大量的工作,罗一平馆长为这个项目的筹备有了非常科学,我们讲正确的工作方法,就是学术优先,文化优先。这次能够举行第二次学术会议,在上次讨论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关于“亚洲双年展”的展览策划,特别是学术命题的思考,这的确是非常重要。

  在中国有一个全国性的美术馆协会,我们大家都为广东美术馆能够在筹划“亚洲双年展”的同时,着眼于中国和世界更广阔的交流,着眼于中国在亚洲艺术发展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作用,特别借由“亚洲双年展”的大平台使亚洲乃至世界的学者、同仁、艺术家们可以在一个更宽阔的舞台上交流。

  正如罗先生刚才说的,中国政府文化部对这个项目十分重视,这次在文化部里负责中国国内艺术的官员,以及负责亚洲事务的官员都来参加,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各位学者在亚洲艺术问题、亚洲艺术展览发展方面的见解,由此能够从政府的层面,从全国美术馆专业协作的层面,对这个项目投以支持。

  我自己对亚洲艺术了解还不够,但是有两点是我这些年的深刻体会:

  一,亚洲许多国家的美术馆这些年都特别重视地区性的交流。应该说,亚洲各个国际美术馆交流十分丰富,但是这些年大家注意到把焦点放在自己身处的文化中,由此形成许多非常有意义的展览,特别是展览的主题,值得在美术馆同行中相互分享的经验。

  二,对亚洲问题,特别是亚洲文化的思考,这些年各国学者的研究中都有新的推进,有新的观点,特别是视角。在全球化态势中,文化全球与本地的关系,全球与地区的关系,显然是一个新的课题。艺术的传播与推广工作离不开特定时代对文化问题总体的思考,甚至可以说文化研究新的视角、新的观念,乃至新的方法,对我们从事艺术的推广与传播都具有直接的启发意义。也正是这样,整个世界范围内的视觉文化研究才能形成新的图景,一种新的被再描述、再勾勒出来的文化地图。尽管全球文化地图一方面引人入胜,一方面又让人十分疑惑,但我们为新的展望时刻做着准备工作。

  基于这两点,亚洲美术馆界自身对亚洲问题、亚洲艺术的重视,第二个是整个国际学界对亚洲问题,特别是对文化问题新的研究,是我们来举办“亚洲双年展”一个新的背景,也可以说是一个新的时机。中国古代有一句老话,做任何事情要天时地利人和,也就是把握好的时机,同时用大家的智慧使一个项目得以成功。

  毫无疑问,今天无论是在国际公众的感觉,还是在中国的感觉中,亚洲问题都显得异常复杂。在地缘政治、经济贸易,乃至军事力量等等方面,都呈现出许多新的,甚至是让人焦虑的问题。但是有一定我们要有信心,就是文化,特别是艺术文化,它可以更多的在一个精神层面建立起大家的共识,也从艺术家的创作特别是想像性中,来寻找对未来的感知。在这个意义上,艺术的力量、文化的力量,对于今天复杂的亚洲问题来说,毫无疑问能起到积极重要的作用。

  祝这次学术会议取得成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