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下武志:地域和知域的重叠―从20世纪有识之士孙文来看知域的形态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  滨下武志

序,关于“知域”的思考:“知域”和“地域”的相互转化

  本文主要通过把“学知”、“民知”和由于场合不同而有不同表现的 “知”“知识”用与“地域”概念相重叠的“知域”来表示,通过“知域”来尝试把握时代思想和历史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而不是因果关系。但是由于“知域”并不是一个有明确定义的概念,因此首先要试着把至今为止由个别的议论所得出的使思想和历史相联系起来的区域做一个设定,把两者置于一个区域或者是共同的区域,这样就生成了各种各样的复合组合.最后把这些组合综合起来思考,从而作为一个新课题研究的视野来试图设想出“知的空间”。

  换句话也可以说是为了把至今为止个别的或者说持续的问题作为一个问题的组合来捕捉的知识工具。

  地域是展示社会行动范围的空间概念,而知域是用来展示社会认识范围的空间概念。这样理解是为了把至今为止作为现实的亚洲和作为思想的亚洲的所谓二分法纳入同一视野来讨论。

  知识中的“知”和地域中的“域”结合起来,一方面通过在地域的空间领域中划定出假设拥有知识的普遍性,来尝试限定它或制约它。另一方面,为了能够顺畅的讨论地域这个空间,必须在没有明确概念的装置的趋势中,尝试两者的往来,这样的框架就是“知域”。

  如果从知识的角度出发,就得先看到与学知和民间知相对应的知识本质研究的领域。然后如果要从作为知识地域的知域来考虑,目标是绘制出通过西洋知识,东洋知识或者南洋知识等表现出的地域固有的知识和思想,但同时也要从地域的知识和这个地域的空间中脱离,向外扩大来接受其他不同的知域。

  在原点和分离点中互相往来的同时,在多种层次的知域和地域互相交错的过程中,一方面作为思想研究对象的知域反馈给历史的是方法保证,并不是思想家的思想史,把时代的思想放到历史中定位是可能的。同时知识作为学科而互相区别得以构成分类,作为在地域中生出的知识,再通过重新赋予知识的地域性,从而使时代性和历史性得以恢复。(1)

  所以,知域是在把知识置于历史中定位的同时,抵抗由于学科的区分而分散的知识,找回知识的全体性和时代性。然后把国家、民族作为唯一的主体,以知识和地域为前提,回归到为了重新考虑知的现代性的视线上。

1从“知域”的角度来思考辛亥革命期的亚洲和世界

  在这个意义上,本文并不是以辛亥革命本身为题目。而是把至今为止围绕亚洲研究的对象和方法有关的一些持续的讨论,尤其是围绕历史和思想间的关系,历史研究和思想研究间的关系这些长年关心的问题,放到辛亥革命时期也就是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世纪之交的时代,来思考那些知识分子是怎样认识以及迈向变动时代的。然后,在当时的时代状况下孙文自身也是作为这样的知识分子存在的,以此为焦点来思考的同时,把目前为止有关评价孙文的几点讨论用与以前不同的意思和定位重新亮相。想要把这个依据用“知域”这个关键词重新审查。通过如此,把辛亥革命也就是世纪之交的知识分子的孙文,想要认识世界的变动,以及作为迎接这个变动的一种表现的运动,带着与以国家•民族为唯一的主体来记述的所谓近代史和革命史不同的面貌开始表现出来。反过来,历史和时代思想的联系也作为相反馈的对象而重生。

  辛亥革命和日本这个题目是展示东亚从19世纪后半期到20世纪初期的国家建设、西洋化政策、国内统治等、当时西欧列强对亚洲的强力侵犯这样的国际环境中变化的一个课题。这其中以明治维新和清末新政来比较,经常是以西洋作为一个衡量的尺度来把西化的日本与守旧的清朝来做对比。但更多的是,从当时推行洋务运动的的张之洞等把日本视为小西洋通过往日本派遣了很多留学生这个角度来把推行了西洋化的明治日本和落后的清朝中国做对比。

  这样西洋化的比较的轴心是,用日本的先进与清朝中国的后进来比较的。但是对于这点来必须进行历史更正的比较。也就是说和先进、后进无关,如果从社会中的西洋这个问题来考虑,可以说明清时期的中国早就接受了很多并且多样的西洋的东西,并把它内在化了。而且这个情况下的西洋也是带着经由中亚、印度洋•南海的连续性与伊斯兰•印度•俄罗斯等欧亚大陆进行往来。

  中体西用这个作用论和实体论也应该说是历史深远、一天一天慢慢形成的。以这样的流程从西洋不断的流入的东西并不是作为西洋的东西来看的,而是作为自己的东西表现出来,可以看出这样行动的模式已经存在了。

  另一方面,作为明治维新以后的中日比较,中国没有西洋化这样的认识与日本的近代化=西洋化的定位是重合的。但是某种程度上在中国的近代化=西洋化中从明代就已经开始了,特别是不能无视民间的西洋化。

  如果从从这点来说,日本的西洋化是政策上的,而且特征是集中起来直接导入的,从西洋化的普遍状况来看,地处欧亚大陆东部的中国从历史上看早就通过多条路径融入了西洋化,这点是不能忘的。

2从历史周年纪念来看“记忆”的现在性

  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召开了许多的纪念会,把历史的记忆尝试在现在以新的方式生成。历史作为过去的东西只把它当作记忆的对象的话,就会变得无视了它与现在的联系和现在这个时间的历史化。所以本章想要研究以下几点问题

1 在辛亥革命特别是革命初期的过程是灵活运用华人华侨的移民群体,华南的地域群体,与海关相关的城市群体,更加重要的是与革命相相互关联的情报网等,华南以地缘政治为特征组织的网状革命。

2 现在在思考辛亥革命的时候,从辛亥革命开始算起100年的时间了,虽说正好100年了,但是通过把这段时间区分开来考虑现在的话,或者说从现在来思考过去的历史的话,从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开始经过了60年的时间,然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开始算起已经经过了30年的时间。这样从现在来看的话,这样的100年、60年、30年的时间是重叠在一起的,并不是分别开来与现在进行联系的。所以,引出了这样一个课题那就是把这三个时间放入一个流程中作为历史应该怎样描述呢。在这里,把这3段历史作为在郑观应的历史中体现出的东西来捕捉,也就是说作为郑观应的历史在现在被实现的东西,尝试把100年、60年、30年的3段历史相结合起来。

3 郑观应的历史中的特征点是他用一生来从事商业、企业活动,然后与西洋、外国结合的强度。他留下的《盛世危言》中“商战”、“富国”等主张触动了毛泽东,孙文也受到了他的影响。然后他的期望在改革开放后的现在终于实现,也可以说,郑观应的经济活动、建策、目标用了150年的时间不断的实现也不为过。(3)

4 进一步说,这个问题通过把中国史的高度或者观点放到怎样的位置来思考历史的特征呢?另外这个问题是要与把中国史放到怎样一个角度这样的历史论相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把视角放到1949年来掌握长期历史的时候,放入1978年的情形中,甚至是放入明清等王朝时代中来思考历史=现代的情形中。都是要通过长期历史的吸取的,但是通过怎样解读通俗的含义来思考出不同的内容呢?另外这样通时代探讨的同时,也要结合共时代的观点或是地域空间历史的观点。例如,对近代与现代进行区分的问题与东亚这样同时间地域区分的问题相联系。象征着冷战时代的朝鲜战争开始来算有60年的时间上的重叠。

  历史研究的专门性地域通过时代和地域、题目和研究会等来区分、深化了,通过在历史上划时期的事件在历史周期中产生了新的记忆来形成连续的研究环境。回忆历史的纪念日、纪念年,往往出现对于现在的视角有所轻视的疑问,想要把辛亥革命放在现在、特别是在变动的亚洲和世界中研究,在继承历史的同时,对于现在和辛亥革命两方面来思考新的见解或不同的看法,而历史研究就是现在的研究,从现在所关心的问题来看,如果再能鉴于过去显在化的东西,我觉得是极其有意义的。

  至今为止这些是通过近代和现代这样的时代划分来分段而形成的的时间轴来连接起来的。但是与其说是把它放入一个历史的流程中,不如说历史本身把它们合到了一起。后世的历史学家不过是选择了历史再分别给历史赋予不同的文脉,但是把它当成一个流程来回顾,就能看到达到富强或者说富国的点。

以下是以历史作为区分,从现在的观点看而得出的。

* 通过盛宣怀的举荐以及李鸿章的批准,由唐廷枢、徐润、郑观应所创办的轮船招商局从成立开始大致140年的时间
* 从郑观应所著《盛世危言》的初版发行(1894年)开始大约120年 (4)
* 从1894年郑观应向盛宣怀推荐孙文留学开始大约120年 (5)
* 从毛泽东阅读《盛世危言》开始大约100年
* 孙文和辛亥革命100周年
* 从新中国成立开始60年
* 从改革开放开始30年

  郑观应,特别是他的著作中所提到的“商战”是这样一个通过国际经济竞争来追求富强的课题。然后郑观应对商战的一些实践行动触发了香山县、澳门、香港、日本、夏威夷、东南亚、美国的华侨群体活动的时代,可以说我们所看到的郑观应的危机感和希望以及孙文的目标乃至新中国的成立目标,为从1980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奠定了方向,到了21世纪,可以看到从世界中来看中国达到了富强。(6)

3周边的孙文资料和辛亥革命研究

  近些年,围绕辛亥革命的研究资料、研究方法、甚至是历史的记录中,对于现代这样一个时代的变化可以看到一些新的显著变动。

  第一、 周边的辛亥革命,特别是以孙文的活动为轴沿着他的足迹的香港、澳门、美国的研究。

  第二、 以对手的反应,对手所记录的资料来研究。

  从美国、香港、澳门等地档案馆中遗留的资料来掌握官方,非官方的对应。

  第三、 从与孙文同时代的人的资料特别是信件和一族有关的文书类资料来再现当时的关系。

  其中的典型就是近年来中山市、澳门博物馆、上海图书馆等共同编著的与郑观应和盛宣怀相关的文书资料集。

  不论哪一项都强烈的反应了“现代”“现在”这个观点。特别是香港、澳门有关孙文、辛亥革命的研究在改革开放以来这种大的变动状况下,处于中国周边地区的香港和澳门如何与中国构筑新的关系,然后为中国做出贡献呢?要把这个问题点放入历史的文脉中把握它的含义。

  这个期间正好利用辛亥革命100周年这个机会,通过观察近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周边地域的发展,在孙文作为医生所学习从业的香港和澳门、他的出生地中山县、特别是初期的移民地美国夏威夷、革命准备时得到实际支援的东南亚和日本等地,发掘出相对应的具体的史实,逐渐了解辛亥革命在这些周边地区也就是欧美、东南亚、日本是怎样准备或者发动的。特别是以香港和澳门来说,要结合现在的政治经济状况也就是结合20世纪末期归还中国后的“一国两制”体制下的经济发展状况,特别是要把握它的意义来迎接辛亥革命100周年。

  所以这里与传统的辛亥革命研究不同,主要是对由周边活动制造或规定出的孙文本身甚至是革命本身来做出讨论。(7)

  在马来西亚槟城举行的几次会议讨论了如何发动广州起义,而且强调了马来西亚华侨或者说是东南亚华侨在辛亥革命中是如何起到重要作用的。另外在南洋的研究中,从清末开始移民的群体中的知识分子移民把自己与所谓的苦力移民区别开来。这虽然有对苦力移民批判的意味。但是他们继承了中国本土知识分子的传统而且作为反清的团体还又具备了华南地域的特征在东南亚特别是马来半岛登场。(8)

  都知道当时的许多华侨从华侨自身的立场出发参与了辛亥革命。如果从历史的过程来看,通过1866年开始与英国以及后来与欧美各国间缔结的移民协定,在苦力移民急速增长的时期是一个美国朝着禁止移民或者说限制移民的方向发展并在东南亚与当地殖民政府之间产生了许多待遇问题的时期。

  在曼谷,客家人参加了1908年11月的抵制日货运动,另外通过泰国档案馆的资料了解到客家人在1910年经由云南支援了辛亥革命。(9) 然后有关于孙文对曼谷的访问,与中国方面资料所记载不同的泰国政府方面的客观记录也有所展示。(10)

  美国档案馆所藏外交情报的往来资料作为美国对辛亥革命信息的收集与表现出的看法,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资料。同时例如日本驻美领事向美国作出的日本国内与辛亥革命有关的各个人物的动向的报告资料等也展示出了主张方与接受方之间不同的自他双方的利益观,使得从历史事态间的相互性来接近成为了可能。(11)

  同时再加上辛亥革命是政治上重要时代的转折点,正如近年来发表的有关于孙中山的博士论文中看到的那样,从中国社会中出现的孙中山这个角度出发主要关注人物社会性这个方面。其中相对应于中国社会的变化,有趣的是以下3个论点从现在的视角来解释从澳门等周边而且是处于商业网络中的孙文形像,然后从灵活运用媒介来看孙文形像以重点发掘它的特征。(12)

  1.張建軍〈清末澳門華商曹善業及其家族的初歩研究〉

  2.李寧〈南屏容氏与孫中山及近代名人的私人関係〉

  3.景東升〈浅議孫中山対新聞伝媒的利用〉

  在这些状况中,辛亥革命和日本这样一个题目该怎样研究才是必要且可能的呢?财界已经最先从经济关系的视角对辛亥革命加以重视。李廷江的《日本财界与辛亥革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对辛亥革命与非政府间关系的关联和思惑做了研究。近年,日本的研究很重视通过孙文和南方熊楠在伦敦与纪州和歌山的会面的研究。对新的孙文形像以及南方形像来做出研讨。特别是两人在伦敦的会面这个偶然是怎样发生的呢,从这点来进行研究。本稿主要从作为20世纪知识分子的孙文这个观点来尝试发掘出围绕自然科学、进化论、植物的两人“知域”的重叠。

  4 作为知识分子的孙文的“知域”

  思想家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写了什么、关于这几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研究了。但是思考了什么,特别是没有表现出来看不到的东西可以说是无法讨论、无法处理的。孙文的思维、知识的范围以及特征应该怎样捕捉呢,这样的研究方法怎样才可能实现呢?

  孙文自身就是移民,他最大限度的利用华侨移民的群体,形成了发行报刊的信息网络并活用同乡的人脉关系形成了资金的网络。

  但是带着把孙文自身以及他的活动向外一步定位的观点来看,正是因为孙文是知识分子而且处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样一个世纪之交的时期,所以对于与世瞩目的重大问题,从广阔的视野来看20世纪型的知识分子也是有其特征性的。

  孙文一直是作为革命家、中华民国的建国之父、打到满清的民族主义者、学习了西医的医生、基督教徒等这些身份被描写出来的,也不得不这样被描写出来。结果描写出了达成革命和他所怀揣的未完成的理想主义。以及对作为他职业的政治家、革命家的献身和为了达成、然后达到革命的终点的一部历史的进程也被描写出来了。然后把作为革命达成的动力的以三民主义为主的政治思想、社会思想、经济思想放入到历史的因果关系中去定位。

  但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孙文并没有学习传统的官学而是从作为一个民间人、实践者的出发点来进行理性的思考,并不仅限于革命。有着广泛的关心与多样的理性尝试的孙文,如果是放入知识分子的行列中,会描写出怎样的时代形像和世界形像呢?强烈的吸引人们去关心。

  并不是所谓的的思想家的思想史或者革命家的运动史,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孙文形像以及所有革命中没有汇集的孙文形像。

  当然,作为知识分子的孙文的思考与行动相当大的部分对政治活动与革命活动有影响,并支撑了这些活动也是不难想象的。在这里了解其中关联并不是主要目的。主要是要思考作为知识分子的孙文所持的世界的范围也就是“知域”。

  另外,知识分子相互间的联系是怎样的呢?跨越国家与文化的边界向对方移动,把对方放入同样的指标下思考,行动是可能的。从本稿也引用了的已经公开刊行的郑观应向盛宣怀发出的推荐信来看,孙文对有关于植物的关心是在他与南方熊楠在伦敦会面之前就产生的。与其说孙文认为对于国家所必要的学问并不是必须的,不如说他认为为了未来的富强来思考现在展望未来是必要的。

  这点是通过对孙文藏书的研究来思考的。幸运的是孙文在上海的藏书目录由中村哲夫教授的《上海孙中山故居藏书目录》整理出来了。南方熊楠的就由南方熊楠府邸保存显彰会发行的《南方熊楠邸藏书目录》来了解。把这两者通过设定多种多样的“知域”比较对称轴来把两者交错思然后把考欧洲、自然、政治、亚洲、华侨、南洋、日本、华南等结合起来。
 
5 “知域”的交错

a) 郑观应和孙文1880-1890

  郑观应曾在《盛世危言》中的“农工”以及给盛宣怀的私人信件中两次推荐了孙文。

  “今吾邑孫翠渓(孫中山)西医頗留心植物之理、曾于香山試種莺粟,与印度所産之味無殊、猶恐植物新法未精、尚欲遊学欧州、講求新法,返国試办。惟恐当道不能保護、反為之阻遏、是以躊躇未果。・・・”(13)

  这里是孙文曾经在香山试种鸦片,但种出后与印度所产的味道相同,觉得制法不精,所以计划去欧洲游学以学习新的方法,但害怕朝廷不能予以保护,反而阻止他,所以踌躇未前。

  第二回是1893年有关于向盛宣怀推荐孙文希望去法国留学的信件。

  郑观应向盛宣怀推荐孙文,委托他请求李鸿章给孙文批下出国留学的签证。并对孙文做出了一下的赞赏。

  敝邑有孫逸仙者、少年英俊盛。曩在香港考取英国医士留心西学有志野農桑生植之要術、欲游歴法国講求養蚕之法及・・・。(14)

  这是孙文希望去法国游学以考察种桑养蚕之法。郑观应请求给孙文特别批示签证。书中对同乡人的描写以及推荐去欧洲的这两点是郑观应在对欧洲“知域”的基础上做出推荐的。

b) 孙文和南方熊楠 1890-1900

  孙文和南方熊楠在伦敦的会面是有偶然的可能性。但是在研究地域把它们重叠在一起考虑的话,与其说是历史中的偶然会面不如与应该会面的时候就达成了会面这点结合起来做出评定。或者把这个物理性的会面作为“知域”的交叉这样一个观点来说明。

  这样的议论不但记录了两人的活动,也可以从两人“知域”的比较来思考。幸运的是孙文在上海的藏书目录由中村哲夫教授的《上海孙中山故居藏书目录》整理出来了。南方熊楠的就由南方熊楠府邸保存显彰会发行的《南方熊楠邸藏书目录》来了解。把这两者通过设定多种多样的“知域”比较对称轴来把两者交错思然后把考欧洲、自然、政治、亚洲、华侨、南洋、日本、华南等结合起来。

  关于两人会面的研究把孙文和南方做了对比,把两者放到一个比较好对照的位置。也就是说把作为当时学者的南方与革命家孙文做出比较。另外相对于当时急剧变动的世界,同样剧烈动荡的两人的同样的心境以及在自然科学上产生的共鸣的两人结合起来说明。

  武上真理子把因科学而相连的两人通过在广为人知的科学论坛有着强大影响力的海克尔来做出研究。

  “海克尔的学说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的综合性。从医学转向海洋生物学的他并不安于在生物学中研究,而是以确立将自然科学与哲学包含其中的自然哲学定为终生的目标。通过海克尔的一元论使得无机界、有机界、精神界一切的实际存在的东西还原为物质的根源也就是原子,遵从了力与物的守恒原则。证明它的就是最高的自然法则进化论。这个一元论的世界观对孙文的世界观有着很大的鼓舞。。。。。。”不过孙文也并不是原封不动的接受了海克尔的进化论。海克尔所揭示的进化论主要归纳为遗传、变异、生存竞争3个要素,没有包含任何的目的论的性质。他对于宗教及道德的问题彻底排除了观念论的形态,主张人类社会的伦理性的生活也并不是由宗教的观念论,而是由适应作为纯粹的自然法则的进化论来实现的。对于这点孙文认为到生物进化时期为止虽然适用生存竞争和自然淘汰的原则,但是人类进化的原则是相互扶助。。。。(15)

  田村义也则把目光转向同样有环境理事条件的两人不同的地方。

  多种经历之后,29岁的熊楠与30岁的孙文在大英博物馆的东洋书籍部的一个房间中邂逅了。当时两人互动中可以看到什么呢?从孙文的角度说,如同他对犬养毅的介绍书中所写那样对熊楠在语言学、哲学、植物学等方面知识的丰富程度由衷的赞叹。对于学过医学的孙文来说很能感受到熊楠对中国本草学有着很深厚的造诣。另一方面,本文中所提到的熊楠对东亚联合的热情以至日常琐事等细节有着彻底的好奇心。这也引起了孙文很大的关心。

  另外熊楠也从孙文的身上感受到了在美国曾帮助过他的广东人的风貌以及作为中国年轻的领导人的力量。这对于熊楠来说使他在东京准备时期就抱有的东亚有志的联合这样一个遥远的梦想在十数年后的地球上得到了充分的体验。把19世纪的东亚放入历史的进程中,强烈感受到了熊楠和孙文是在理所当然该会面的时候就会面了。然后就这样在伦敦邂逅的两人的东洋精神也通过多种渠道产生了共鸣。(16)

  松居龙五主要强调了围绕亚洲的两人的共通性。(17)

  孙文和南方熊楠当然都是有其时代背景和地域背景的知识分子。而我关心的是从两人会面的背景中有着怎样的地域状况和怎样的“知域”的重叠来考虑。知识分子所拥有的“知域”是分别不同的,但事实上同时又分别通过多种形态的重叠开始了“知”的准备。

  在两人的会面中,又是通过怎样的知轴来起作用的呢?当然第一个想到的知轴就是欧洲。那么亚洲又是怎样成为两人共同的知轴的呢?两人分别“知”的积累当然是通过表现和著作来了解的。但是从别的方面考虑,在思考的过程中以产生作用的“知识知”的积累作为基础,试图描绘出知识分子本身必然不自觉的形成的“知域”。从为什么思想并不会在个人中封闭而是成为在同时代中拓宽时的一种方法来考虑。

  可以说是同时通过“进化”这个历史的动因的设定,在近代和近代化这个共有的背景下的会面。也就是说是从“知域”共有开始的。

6 孙文故居藏书目录和孙文的“知域”的范围

  关于孙文在上海的藏书目录中村哲夫教授在《上海孙中山故居藏书目录》(上海孫中山故居管理処・日本孫文研究会合編、日本汲古書院刊、1993年序)中做了整理。 所藏图书共计1932种、5230册。其中欧文书1528种、2029册。欧文书中的分类共计有10种,以下是详细的目录。(18)   
 
  百科全書・年鑑(28種),2)政治 付法律,軍事(484種),3)経済 付鉄道(247種),4)社会(203種,5)哲学 付心理学,宗教学(54種),6)科学技術 付医学,体育(109種),7)天文•地理 付地図(55種),8)歴史(116種),9)語言 付伝記(170種),10)期刊(62種)

  关于这些藏书的构成、内容及特征,中村哲夫教授已经在以上目录的后记中详细做了说明。另外关于内容的特征。复旦大学的姜义华教授也对各领域作了详细的介绍。(19) 然后徐寿教授、中村哲夫教授也相继作了研究。

  这其中政治、法律、军事方面的项目是总计最多的。另外有这样一个特征就是分类中所有的领域的书都可以看到。不如说是通过专业的分类看到了孙文对世界及社会整体的关心。此外1910年以前出版的书占半数之多。

  继对所有领域的关心这个特征之后,还有第二个特征就是关于亚洲用英文所著的有关中国、日本、亚洲的藏书也可以看到。

  第三个特征是可以看到由欧美做成的有关于中国的调查报告类的资料。特别以下的调查报告,有关于美国国际金融战略以及英国向亚洲输出棉制品等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的报告。都是极为重要的关于中国的国际调查报告。

Blackburn Chamber of Commerce, Report of the Mission to China of the Blackburn Chamber of Commerce, 1896-7, Blackburn: The North-East Lancashire Press Company, 1898
The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Exchange, Hugh.H.Hanna, Chales A. Conant and Jeremiah Jenks, Stability of International Exchange, Report on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gold-exchange standard into China and other silver-using countries, Submitted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House. Washington, DC: December 17, 1903
  关于中国详细的市场调查以及金融调查的这些报告显示了世界市场以及在世界金融市场中中国所处的位置。孙文保存有当时如此详细的调查报告正说明了他有着很具体的观察。

  但是当前的目的并不是把藏书的全部作为一个“知”聚集来把握,然后把他作为孙文的“知域”的内容来捕捉它基本的发展趋势再把各个内容来做说明。是要从怎样把它们集中起来这一点,再通过同一作者的诸多著作的藏书来总结出第四个特征。

  上海孙文故居的藏书中有同一作者名下有多本的藏书的例子。

  同一作者有三册以上藏书的有25人,有四册以上的有6人。当然,虽然拥有同一作者的多数藏书并不一定说明孙文在自己的议论中就有活用它们。但是可以说作为同时代的人至少重视了这些著作。

  拥有四册以上著作的作者以字母排列有Bryce, James, Hobson, John Atkinson, Mahan, Alfred Thayer, Miall、Bernard, Reinsch, Paul Samuel
Weale, B.L.Putnam.以上6人,特别是Bryce 和Mahan最多有6冊、然后、Mahan, Alfred Thayer 的各著作如下。(20)
   1 Retrospect & prospect : studie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naval and political, 国际关系的回顾与展望,Boston, Little, Brown, 1902
   2 The interest of America in sea power: present and future, Boston,  Little, Brown, 1989
3  The life of Nelson : the embodiment of the sea power of Great Britain,Boston, Little, Brown, 1897
4  Naval strategy compared and contrasted with the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military operations on land : lectures delivered at the U.S. Naval War College, Newport, R.I., between the years 1887 and 1911海军战略与陆地作战原则及实践之比较,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 1911
5 The Gulf and Inland Waters, The Navy in the Civil War, Vol.3, 1898
6 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 London, Sampson Low, Marston, 1889
其中例如The interest of America in sea power: present and future, Boston,  Little, Brown, 1989 也有被翻译成日文。明治32年(1900年)7月由水上梅彦所翻译的Interest of American in Sea Power是由东邦教会会长副岛种臣、前农商务大臣金子坚太郎作序,川流堂 小林叉七发行的。书名为《太平洋海权论》,主要讨论了伴随着19世纪末美国开放门户,英美对南美、太平洋地域的“移民论”“属地”“保护国”等岛屿及南美地域权力行使的相关问题,译书的序文中概述了1)美国作为海国的国是、2)通过移动的海军在太平洋、大西洋、墨西哥湾、阿拉伯海实施海岸防御、3)通过自由贸易主义振兴世界商业、4)行使英美合纵来增大海洋上的国家利益。
 另外,关于Bryce,则有美国共和制、民主、大学教育、历史研究等著作。
Bryce, James
  1 The American Commonwealth, Vol. 1-2美国的共和政治, 1912
2 The American Commonwealth, 美国共和制简论,1911
3 The War of Democracy: The Allies’Statement, 为民主而战:协约国声明, 1917
4 South America:observations and impressions, 南美:观察与印象,1912
5 University and Historical Addresses delivered during a resid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Ambassador of Great Britain, 大学与历史性的演说,1913
6 Studies in History and Jurisprudence, Vol. 1,2, 历史与法学研究, 1901

  当然,引用数虽然很多,也并不能将思路在那里过多的依赖在那里。另外本文的课题也并不是要把孙文的著作、叙述和言语行动的直接出处找出来。不过引用数在目录中很少的情况也可以清晰的在著作中展现出来。

  深町英夫在《孙文革命文集》中展示了孙文的“大亚洲主义”。注释中,孙文所记述的“论主要有色人种的兴隆”这个要件介绍了Stoddard, Theodore Lothrop(1883-1950), The Rising Tide of Color against White World-supremacy, The Revolt against Civilization: The Menace of the Under Man(1922), Racial Realities in Europe(1924)的3冊包含在了上海故居藏书中。(21)

7 孙文和Jenks、Jeremiah

  我们了解到孙文怀着对同时代世界重要问题,特别是美国的崛起以及其中的经济问题、移民问题、帝国问题的关心,立足于地缘政治的观点。然后与这点相关,涉及到Jenks、Jeremiah的移民问题、反托拉斯法、国际金融、政府和社会、基督教等著作,在孙文的书架中因为只有与黄金汇率本位制相关的调查报告,其他的书虽然孙文并未读过,但他也怀有极其相似的关心。不如说可能是世纪末这个时代造就了这样的知识分子。(22)

  研究思想家的思想的思想史是以思想家的著作与言语、行动作为基础来构成议论的。但是凭着这个“思想”得出的部分必然不是十分明确的。原因是这些言语与行动是在适合时代形态下通过历史作出选择的这个前提下出发的。但是在思考思想家言行的历史背景时,也就是把思想家放入历史的文脉中时,把脱离思想家意识的部分看做实际上是存在动机或契机甚至是规律的这样也是可能的。

  这样来思考孙文的时候,形成孙文的思考背景的东西是什么呢?现在可以从同时代与他极其相似的Jenks在美国的出现来看。作为20世纪知识分子的Jenks与孙文有重叠的地方是可能的,同时从Jenks来找出孙文也是可能的。

  Jenks毕业于密歇根大学,去德国以后取得了halle大学的学位。于1891年到1912年间在康奈尔大学工作,怀着对经济的政治侧面的关心,这期间做过于通货、劳动、移民相关的政府委员的工作。1904年就与财政政策相关事务曾去北京访问。

  Jenks
 <关于中国、日本、亚洲(东方)的美国方面的分析>
Japan in action / Jeremiah W. Jenks. [S.l. : s.n. ; 1919] New York : 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 Press, 1910.
China, by Robert K. Douglas . . . with special article, Late events and present conditions, by Jeremiah W. Jenks. Douglas, Robert K. (Robert Kennaway), Sir, 1838-1913. New York, P.F. Collier & son [c1913]
Considerations on a new monetary system for China by Jeremiah W. Jenks, Commissioner in China. 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Exchange. Ithaca, N.Y., Andrus & Church, 1904.
China's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outlook / by Julean Arnold. How Japan's policy affects American interests / by Jeremiah W. Jenks.
Arnold, Julean Herbert, 1875-1946. New York : China Society of America, 1919.
Oriental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by Henry Chung ... with introductory note by Jeremiah W. Jenks ... Chung, Henry, 1890-1985. New York, Chicago [etc.] Fleming H. Revell Co. [c1919]
Report on certain economic questions in the English and Dutch colonies in the Orient. By Jeremiah W. Jenks, special commissioner. Bureau of insular affirs, War department, September, 1902. United States. Bur. of insular affairs. Washington, Gov't print. off., 1902.
Immigration problem : a study of American immigration conditions and needs / by Jeremiah W. Jenks and W. Jett Lauck, New York ; London : Funk & Wagnalls company, 1912, c1911

  Jenks的The Immigration Problem针对20世纪初期亚洲过来的移民的强烈排外风潮,Jenks对去美国的移民做了世界性的调查,并根据这个调查,主张使用同化政策。另外很有意思的是在东京大学图书馆所藏的同书盖有大隈重信的寄赠印。

   Jenks也是20世纪知识分子其中之一,可以看到他和孙文一样都怀着对世纪之交世界的关心,以广阔的视野来讨论美国、中国与亚洲和国际问题。

  孙文在看世纪之交这个时期时并不是仅仅以西洋为参考模式,在感到西洋中进行的新的世界性课题和不可避免的世界性问题的同时,把它通过用新的“知”的力量重新改编。也就是尝试“知”的力量的强度并把它恢复。作为南方这样的非官学的民间知识分子在西洋中联系起来,此方向的发言风格与孙文本身重叠的同时不正是重新显示了“知”的力量与强大吗。从结果论来看历史研究,孙文作为革命家或者说未完的革命家,也就是以革命这个文脉为基础的研究也是可以看到的。但孙文真正的魅力以及孙文的历史地位与作用,想要以西洋为总体来捕捉,从西洋出发归结于西洋,然后这其中把西洋在100年间涉及的课题或问题,从视线不离开同时代的知识分子来考虑的话,不就是20世纪的知识分子吗。(23)

  8辛亥革命和日本:《华瀛宝典》(天津、大宝馆、1911年)

  说到辛亥革命和日本的关系时,如果把日本看作是日本政府的话,孙文的藏书中所看到的“日本”这一项可以从由日本政府或是日本国向清朝所发的中文出版的声明可以在《华瀛宝典》中看到。这是1912年由天津的出版社大宝馆作为中文的“日本”介绍书来出版发行的。与后藤新平以下序文并排的有“大日本国皇帝陛下”的7张照片、“御咏”,山县有朋以下27人的“挥毫”后藤新平以下14人的序文排列后,从〈日清国交〉开始有〈总论〉〈日清交涉史〉〈对清政策〉〈日本的国体〉〈日本的行政〉〈日本的风景〉〈朝鲜、台湾、桦太、关东州〉等,之后还介绍了日本的经济。然后从有关孙文藏书至今为止的“知域”逻辑来考虑的话,孙文阅读了这些书并加以思考,以作为认识关于日本政府的对应的根据之一。

  第三篇〈对清政策〉从前大藏大臣男爵阪谷芳郎的〈清国的急务〉开始,到众议院议员大冈育造的〈日清两国提挈〉共计列有60人所写的对清政策论。(24)

  以论点的要旨来分类是以以下顺序来展开议论的。即经济相关的19篇,文化、宗教相关的8篇,教育相关的6篇,外交关系的4篇,宪政的2篇,医学的1篇,以及其他的如最近形势的判断,两国关系的紧密化等共计60篇。

  其中,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如日清轮船公司董事白岩龙平的〈日本之勃兴与清国之觉醒〉中提到了“在受到西力东渐的压力下日本能勃兴的话清国也能勃兴,日本能进步的话清国也能进步。”强调不论从历史还是地理的角度都不能把日本和中国分开考虑。(25) 与此相对的,前外务大臣伯爵林董在〈对清管见〉中有“即便是同文同种的英美之间都没有同盟关系,何况是词语、文章都不同的日清间的永久同盟等想法是荒谬的。・・・日清两国应该先从经济上的合作开始”这样现实主义的论述。(26) 但是多数的论者认为对抗西洋的压力就应该加强日清间的联系。可以说是回归了明治开国以来的西洋观和对清观。

  接着在第八篇〈日本的银行及金融〉中讨论的日本的经济的特征,是作为日本向清国可以提供的重要业种,最先介绍了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业,注重今后由日本肩负起亚洲金融业的主张。然后继“矿业”“外国贸易”“海运及船舶”“水产”“取引及仲买业”“铁路、土木”之后开始介绍“工业”和“农业”,说明未必工业就会在前面被提出,而是主张金融、交通、商业等这样的经济观。

  这里是以说明日本的国体为主,把与清朝的外交关系定为国家间关系的东西,很全面地做出了分析。也就是说日本并没有特别把辛亥革命放入视野中。

  犬养毅明确对清国准备宪政表达出敬意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叙述,“英法对从清国逃出的亡命者给予优待,仍然加强了它们与清国的国交亲善关系。但是日本把那些亡命者放逐之后对日本却没有任何亲近。(27)


  以国家和民族唯一主体的历史观及价值观,是为了可以囊括一切,假设“知域”是在其之外就不得不陷入把从外面引进的政策视为源于自己“知域”的错觉中。

  至于日本,因为仅可能在日本这个唯一的主体中进行讨论,故而即使事实上中国的知识分子对西洋的认识已经早就深入,也不得不将结论引向日本方面看似更加进步的一面。
 
结论:“知域”的划分和总合

  在研究以知域为背景来定位的至今为止的议论时,大概有以下不同的解释和历史的定位。例如关于孙文“大亚洲主义”的议论,尽管不是以西洋的“知域”为基础来做出议论的。也是从议论亚洲来研究亚洲的。但是孙文对于亚洲的解释是外在的,亚洲只是停留在知识的一个对象上。这与日本的大亚洲主义不同,相对于日本是对西洋的否定的角度,孙文的亚洲主义是从“西洋知”来对亚洲作出解释的。因为通过“知域”来定位是必要的。

  另外,宫崎滔天的《三十三年的梦》是以南洋为“知”的根据中心。不如说他有日本所没有的特征,或者也可以说它是从九州到东南亚以至华侨群体的知域。(28)

  是思想中的亚洲呢,还是现实中的亚洲呢,以这种形式到此为止亚洲被议论出来了。另外同时把从亚洲主义中看到的地域主义放到战前的大亚洲主义中来捕捉,战后的亚洲有民族独立、反殖民地的亚洲为代表的亚洲论。进一步讲亚洲的空间范围应该怎样把握呢?这样的议论也可以说是自然地理的研究方法。(29)

  与此相对的亚洲是一个“知域”,然后把这个地域以时间和空间来分开,并不是以学问领域来把它分割,而是不论时间的还是空间的全部连接起来,然后把它们作为全部相互联系的东西投放到各个课题中思考新的策略。另外从各种“知域”史的观点来看亚洲的话,是地政论的世界,相互联系、相互分工的一种连续的时间和空间。然后把亚洲作为一个知的空间比其他都更为合适。

  最后,作为知域的现代中国论,不仅限于民族的中国。这里要寻求的是从全球化的角度来探讨中国论,甚至是超出中国的知域世界中探讨中国的元素。孙文的世界视野、关于西洋的知域在现在被重新提起是必要的。对于21世纪这样一个全球化的历史时代,亚洲知识分子应该怎样与之相关联呢,这样一个问题。然后来看现在这个孙文的形像,立足于自己西洋知的同时,对与此不同的亚洲也想去做出议论。通过此点要重新意识到,这与50年以前的孙文的形像有着很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