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原:如何塑造亚洲国家的形象

  我想关于亚洲的看法,我想“寻找亚洲”刚才各位学者提了很多概念,我们要回到可能最容易发现亚洲的舞台上,这个舞台就是世界博览会。世界博览会从1850年开始,原来不叫世界博览会,叫大英大博览会,我们可以把它看到是一个现代世界的开端。19世纪中期开始的博览会创造一个现代性和民主国家展演自身的舞台,这个舞台逐步英国到欧洲开始,然后欧洲和美洲逐步延伸到世界,以及包括亚洲。这个过程中国从清帝国就开始加入,之后又中断。我们知道日本曾经是频繁加入世博会的亚洲国家,日本在50、60年代就曾经组办过世博会,这个过程一直发展到2010年上海时世博会,是一个结点。这个历史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我们可以追寻一下每一个民族国家在世博会上所展演的形象,我想这个形象就关联现代性如何创造、塑造亚洲国家的形象。

  通过追寻之后我发现其实按照许卓云先生(谐音)对于现代国家的分类,他说现代国家从19世纪开始分为三类,第一类自由主义国家,第二类是国族主义国家,主要以德国和日本微粒;第三类社会主义国家。这三类国家在不同年代都在不同年代的世博会可以找到清晰的形象对应。到世博会之后我发现情况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我用简单的模式进行总结。上海世博会依然还保留了我们刚才说的地理性的客观性,就是亚洲、欧洲、美洲都是分区来组团,所以亚洲区域依然放在亚洲片区里,欧洲片区还是欧洲片区,地理客观性似乎还保存。但事实上国家的形象不按过去分类的原则,分为两类原则,第一类我分为离心力原则,借用物理学的名词,一个物体高速旋转的过程。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采纳了离心力模型,我用简单的概念来说明,它们越来越不像自我,越来越没有民族特征,越来越没有任何历史符号特征,这基本上都是欧洲国家。再观看亚洲国家,发现绝大部分亚洲国家叫向心力模型,物体旋转之后越来越像自己,它们都寻找自我和别人差异的原则。这两个模型比较之后发现一个特点,凡是向心力模型一定会不由自主的选择一个过去所既定进步落户框架落后的一面,进步落户框架不是自我发明,是现代世界出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向心力模型和离心力模型之间高下逆攀。唯独的一个案例,中国既不属于向心力模型,也不属于离心力模型。最后对中国作出一个解释,中国是一个钟摆模型。这个钟摆模型告诉我们,中国在150年现代性发展过程中终于举办世博会,成为世界强国。要表达两句话,一句话是,我要坚守传统,第二句话,我要现代化。这两句话同样强烈压制中国,所以形成中国馆的基本形象,就像钟摆的形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