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明: “寻找亚洲”这个亚洲双年展的主题如何回应

  我只是想在最后阶段提出一个讨论,怎么样回应“寻找亚洲”这个亚洲双年展的主题。我的想法就是说关于亚洲的概念,寻找自然就有很多的角度。我想起我前段时间读过美国学者拉赫的《欧洲形成中的亚洲》,11大卷的巨作。这本书所谈到欧洲形成中的亚洲,显然它就不是一个近代西方侵略亚洲,然后命名亚洲的概念,而是从古代开始。11大卷作的著作,拉赫毕生的精力,这本书非常精彩。我想我们这个展览能不能用不同地域形成历史发展作为参考,来寻找亚洲,这是第一个问题。

  简单回应刚才孙歌老师所待到的道田先生的书,那本书谈到用西方的工具来研究中国,失败了,我的概念突然被他激发起来,我想起来。在我的印象中稻田的失败感并没有那么强烈,我不知道有没有错,可能是我的记忆模糊,或者他有很大的挫败感。谈到另外一个日本学者,宫崎士地(谐音)他的著作里反反复复里,他谈到研究中国的事情,他从来不脱离世界史的眼光去看。他在中国史领域所获得的成就与他世界史的眼光,眼光与工具不一样,从这个眼光来看,我觉得也是研究古代史好的例子。

  第三个,我去年读矢村真浩(谐音),他是研究中国共产党史和国际共产党史的权威,他的著作《中国共产党成立史》的着重点是从国际共产的背景,这本书在国内党史界引起很大的影响,当然也有不同的意见。“寻找亚洲”这个概念包含对亚洲共育史的研究很重要。今年3月份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做访问教授的时候我专门看《清华内参》,我发现50年代初期我们《清华内参》对日本共产党的报道非常频繁,孙老师肯定会知道这个背景。我没想到毛泽东跟日本哲学家谈论原子结构的问题,是不是我们在做“寻找亚洲”展览的时候,这些重大的能够作为我们关于亚洲记忆的这些事件,可不可以用历史的方式来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