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平:“一带一路”引领“亚洲时间”,或标志广东美术馆向国际转型

  从去年2月份、3月份的会议开始,我们就提出“寻找亚洲”,经过一年的寻找,我们在方法论上需要把“亚洲在哪里?亚洲是什么?亚洲跟我们自己所处的各种关系”确定在一个具体的坐标上。经过交流,我们已经确定一致的意见,把这次展览的主题定为“亚洲时间”。不管是“寻找亚洲”也好,“亚洲时间”也好,我们的展览总是要在特定的区域中展开。所以在第三次以孙歌教授为主召开的理论讨论会上,他们提出了“区域”和“知域”两个概念。作为“区域”时间的“亚洲时间”和作为“知域”的“亚洲时间”,或者我们“寻找亚洲”的整个知识点是要落在一个具体的区域上。中国目前有个重要的经济和文化战略地带,叫做“一带一路”,我们认为它非常好的解决了“亚洲时间”的区域着陆地和知域着陆点的问题。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一带一路”的含义和阐释,以及它跟我们这次“双年展”的关系。

  中国古代有个丝绸之路,长期以来是通过西北走廊,穿过沙漠形成的陆地“丝绸之路”,还有一个自明代以来由郑和开始的“海上丝绸之路”。现在我们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其实就是“丝绸之路”的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 “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它是一个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同样,此次“亚双展”,我们所有策展人组织作品的时候,需要跟众多的国家合作,需要依靠中国和“一带一路”有关国家寻找行之有效的合作平台。从国家战略上讲,这是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丝路新图涵盖了什么?它的经济战略带涵盖了东南亚经济圈、东北亚经济圈,并最终融合在一起通向欧洲,形成亚欧大陆经济整合的大趋势。在第一次会议中我们提出“亚洲问题,全球表述”,“丝绸之路”已经涵盖了我们所要表述的亚洲国家,同时也把我们表述的整个范围扩展到了欧美。

  “丝绸之路”有四条线路,我们先讲“北线”。从北美洲,也就是美国、加拿大,到北太平洋到日本,从韩国到日本海到扎鲁比诺港,然后进入我们国家的东北,再到蒙古和俄罗斯,再通往欧洲,北欧、中欧、东欧、西欧、南欧。这是“北线”,这是比我们原来的构想更开阔的一个区域。

  第二条路线是通过北京到俄罗斯,到德国,到北欧。

  第三条线路是通过北京到乌鲁木齐到阿富汗,再到哈萨克斯坦这些中亚国家,再到匈牙利,再到巴黎。

  第四条线路是到东南亚的线路,从广州出发,然后拉开我们海上丝路的连接点,然后再连接河内、吉隆坡、亚加达、科伦坡、加尔各答、内罗毕、雅典、威尼斯。这条路让我们“亚洲问题,全球表述”成为现实。

 “一带一路”对我们首届亚洲双年展和第五届广三展意味着什么?

  几次策展人会议上,每位策展人都非常兴奋得认为广州是连接世界的中心点,高度肯定了广东美术馆做“亚双展”特定的区域优势。这是因为广州是一个重要的商贸港口,长期以来就在东西方的文化基础和各种经济往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鉴于广州的历史和当前的定位,本次展览以“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作为出发点。我们旨在以“一带一路”线路上的国家为主体发展合作,加强和沿线国家美术馆和策展人合作,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平台,共同打造“亚洲问题,全球表述”的一种展览模式。

  我们希望通过广东美术馆在中国和亚洲的位置和影响力,通过各位策展人在亚洲、在国际的影响力,共同来策划广东的“首届亚洲双年展和第五届广三展”,做到以亚洲为平台,使众多国家尤其是“一带一路”线路上的国家真正地参与其中。各位都是非常资深的策展人,无论是在亚洲还是在欧洲,都拥有广泛的资源。我相信“一带一路”的开展,能够使我们共同努力呈现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带来的文化交流与碰撞的新面貌。这既是我们“首届亚洲双年展和第五届广三展”期望,也是我们要达到的目的。

  以“一带一路”作为区域来展开展览的合作,我们是有基础的。2013年我们向亚洲的27个国家、欧洲的8个国家发出邀请,邀请这些国家美术馆的馆长和策展人到广东美术馆参加我们首届“亚双展”的前期会议,这些国家基本上都被“一带一路”所涵盖。我现在介绍一下参会的国家,这些国家名单都是我们可以约束的资源。

  中国包括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馆,还有两个广东重要的两个美术馆在内,还有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一些重要博物馆和美术馆;日本有大阪国立美术馆、崎玉现代美术馆、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韩国的国立现代美术馆、首尔市立美术馆;印度国家美术馆,印度国家美术馆前两个月在我们这里做了展览,馆长表示如果我们“亚双展”有什么需要,他都会表示支持;还有马来西亚、越南、印尼、文莱、柬埔寨、菲律宾、新加坡、泰国、东帝汶、哈萨克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德国、意大利、法国、美国。有这么多的国家参与其中,它们都是我们的资源。

  我们原来把目光聚焦在“亚洲在哪里?亚洲的区域怎样划定?”当我们邀请来的国际亚洲问题专家告诉我们没有亚洲的时候,我们都感到很惊讶。所以第一次会议上我们划分了各种各样的亚洲,欧美语境和视野下的亚洲、日本大东洋共融圈的亚洲、中国天下概念的亚洲、佛教传播中的亚洲等等,为此召开了三、四次研讨会后我们才发出要寻找亚洲。“一带一路”非常清晰地描述了亚洲在各个国家的连接点,这是我们这个展览的立足点。其实它把我们“亚洲时间”的定点明确起来。我们怎样在这个时间坐标上追寻过去,定位现在,并连接到未来,这是行之有效的一个区域。所以“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展览概念,而是我们这个展览所需要展开的合作区域。广东美术馆不仅需要通过这个展览呈现出一个区别于以往有关亚洲问题的所有双年展和三年展、一个具有鲜明艺术面貌的当代展之外,更希望作为中国国家政府的广东美术馆,可以借助各位策展人的共同努力,形成与“一带一路”沿线美术馆良性的合作关系。我们一直说广东美术馆通过亚洲双年展由中国区域的美术馆向国际馆转型,那么希望本次与“一带一路”线路上国家的精诚合作,使这次亚双展成为广东美术馆向国际转型的一个标志。

  现在我们展览的名称不叫“寻找亚洲”,更改为“亚洲时间—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

整理:李娜
摄影:刘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