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歌:由他者到主体 突破直观思维论述下的亚洲概念

  首先我要介绍一下我和其他5位策展人的区别,其他5位策展人都是美术和艺术方面的专家,但是我对于这个领域是一窃不通的,我来负责策展的这个学术板块,其实不处理美术史和艺术理论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和整个亚洲双年展保持断裂的、连接性的板块,它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板块,之所以说它是断裂的,是因为我们已经进行的三次讨论和明年继续进行的讨论,都不是围绕着美术的轴线展开的,同时和美术界要处理以表象为中心的表现方式相对应的是,我们的学术团队讨论的是更侧重于没有办法用表现呈现的原理性的问题,这个原理性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现在还在使用的一个说法,就是寻找亚洲,为什么需要寻找亚洲,刚才罗馆长已经做了很充分的解释,我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做一点说明。

  亚洲这个范畴最初来源于欧洲,这个范畴直到今天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到20世纪为止的,也就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为止的漫长历史过程,在这个历史过程中,亚洲这个范畴,无论是古代的小亚、西亚这样一个概念,还是文艺复兴后,发现新大陆这样一些世界性的活动所带来的欧洲他者概念的亚洲,无论是哪一个阶段,亚洲这个范畴对于我们亚洲人来说,它是一个被给予的,被动的定位。第二个阶段是从20世纪初开始,特别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完成的亚洲独立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亚洲这个范畴变成了亚洲人进行主体性表述的一个概念,它的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历史事件就是1955年的万隆会议,但是在整个20世纪里面,亚洲这样一个概念其实仅仅是在对抗西方的殖民地过程,这样的一个谋求现实当中、民族独立的,在这样一个意义上,亚洲范畴获得了某种亚洲的主体性,但是在原理意义上,其实亚洲仍然没有找到它自己得以确立的原理,所以到了20世纪末,一直到现在,我们看到已经发生的一些关于亚洲论述的讨论,里面已经呈现出一些相互矛盾,并且有一些混乱的问题,比如亚洲论述,是不是到了今天仍然是一个对抗西方的表述,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在把西方相对化的意义上,亚洲应该如何找到表达自己的原理,一直到今天为止,其实亚洲已经变成了全球关注的一个焦点,因此对于亚洲的论述不仅来自于亚洲人,同时也来自于包括西方在内的全球知识分子,在这个意义上来说,20世纪积累下来的,用西方理论来表述亚洲的习惯在今天仍然是主流,这次亚洲双年展,我们这个学术板块所要推进的课题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如何找到能够切实历史的、有效的亚洲论述。

  这个亚洲论述如何找到属于它自身的原理,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很具体的问题,比如当我们说亚洲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在说地理意义上的,包含了众多国家的区域,我们是不是用联合体的方式来表述亚洲,同时如果我们在原理意义上去讨论亚洲,那么它和我们讨论中国、讨论印度,或者我们讨论东北亚、东南亚的这样一些联合体究竟有没有区别,所有这些问题在已有的知识积累状态下,其实都没有办法得到正面的讨论,因此,我们这个学术板块借助于亚洲双年展这样一个平台,试图推进的是今天学术界和思想界所面对的问题,我个人很希望通过这样的讨论,能够和其他5位策展人以及美术界的朋友进行一个良性互动,因为在这个互动里面,其实我们共同要追求的那个目标就是如何突破直观意义上的,把亚洲视为一些确定的国家集合体的那样一种思维方式和论述方式,因此,我个人也很期待我们的这样一个尝试,在跨界的情况下可以取得有效的成果,也非常感谢广东美术馆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

整理/寇乔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