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歌:会议介绍

  孙歌:我简单介绍一下这次会议的设想和具体操作的方式。
  
  这次会议是“亚双展”的第四次学术会议。去年我们的第三场会议,是做了一个思辨性学理的讨论,我们希望从哲学和思想的层面确立亚洲作为原理,我们如何去讨论它,面对它,寻找它?这是去年我们推进的一个相对抽象的论题。
  
  在去年的会议里,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尽管在为了“亚双展”做关于亚洲原理系列的讨论中我们发现其实亚洲本身并不能构成前提,但我们希望在我们的讨论里,亚洲作为原理这一命题能够自然地呈现在我们讨论的具体问题中,而且它应该是不可取代的,这是我们去年为自己设定的理论目标。
  
  这次讨论,相对于第三次会议而言,我们要做一个反转,这次讨论会我们要讨论经验,我们要直接触碰那些可视、可感、可听、可触碰的事物的表象。但是我们的设计是,我们会在经验层面进行理论的追问,不过我们的理论追问并不是抽象地思辨性地追问,而是一个富有理论想象力的、对于感受力的重新打造。我想诸位也许会同意我的判断,今天的高等教育让受教育的人,在感知世界的能力方面大幅度地退化。知识界生活在似是而非的观念里,而这些观念会绑架现实经验,分割现实经验。我个人有一个期待,包括策划本次会议的几位朋友,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期待,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这两天的讨论重新尽可能地寻找我们曾经有过也许失落并具有原初性、富有新鲜感的事物,让我们像新生儿一样充满好奇心,捕捉我们看到的各种音声、形象,并且从中发掘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所谓有意味的形式,是直接通往美术界策展的核心理念的;对于学术而言,有意味的形式也是极其重要,这个问题我就不展开了。
  
  今明两天我们将为大家提供两个个案,会议的议程大家都已经拿到,今天上午首先听刘志伟教授的引言,然后我们观看一部关于澳门声音、图像、色彩的片子。今天的内容恰恰是围绕有意味的形式展开的讨论,明天我们会讨论冲绳的问题,广东美术馆研究部的朋友们做了一些黑白照片的扫描,通过图像,我个人希望能够让我们在座不太了解冲绳的朋友们尽可能地去接近该地区生活当中的人,感知世界中的冲绳和冲绳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讨论由冲绳一位诗人写下的文本,题目是《琉球共和社会宪法草案》,具体的内容我先不介入。
  
  针对这两天讨论的一个共同特点,我在第二天的日程中设计了一个讨论的话题,叫做“关于长颈鹿视角与兔子视角的差异问题”。这是那位诗人川满信一先生在一次谈话时的说法,他说今天的知识精英采用的视角都是长颈鹿视角,他们高高在上,自以为看得很远,其实他们的脚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说对于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兔子视角,因为兔子能够敏感地感知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存在哪些危险,是什么因素发生了变动,变动之后产生的是什么。所有的这些具体的生活经验,用长颈鹿的视角一过滤,它就都不见了。所以今天在知识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通行的说法:你是搞理论研究的,我是搞经验研究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很希望通过这两天的讨论,初步地打破这种似是而非的分类。因为没有理论想象力的经验它是没有价值的,而所有没有经验支持的理论,它除了绑架经验之外,也不会提供太多的贡献。
  
  这次会议的设计和通常的学术研讨会不太一样,我们没有设定任何人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只安排了两位引言人,用以帮助大家进入可能在座某些朋友不熟悉的具体状况。这个会议的主题是请大家尽可能配合,在我们能够得到有限的信息当中读出一些新鲜的东西,所以这是搜集问题的会议。有一种说法,说一个成功的学术会议的特点是带走的问题比带来的问题更多,这也是我们对这次会议的设定,所以这是一个征集问题和对问题进行阐释的会议。因此,请大家原谅,这个会议的日程设计里隐含了一点“暴力”,也就是说,我们要不留情面地控制大家讲话的时间。
  
  从下午开始,每天会有两场讨论和整理,安排两位讨论人来回应引言人提出的问题,这个回应也是讨论人提出问题的一个方式,回应的时间我们设定在十分钟,然后会有一位嘉宾负责整理问题,他的时间也是十分钟。每一场的时间是一个小时,我们先用三十分钟结束第一轮的讨论,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我们采取全体开放、自由竞争的讨论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我想由于给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够充分,大家就会充分浓缩自己的问题,这样我们就有可能更有厚度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