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平开幕致辞

  罗一平开幕致辞
  感谢各位专家、各位嘉宾,我是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在座有很多老朋友,也来了不少新朋友,在此我代表广东美术馆对这一年多以来,到广东美术馆参加“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学术会议的新老朋友们表示欢迎!

  在这里我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亚洲双年展”的情况以及该展的起因,包括学术论坛的起因。确定举办“亚洲双年展”是源于2012年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在孟加拉首都达卡举办的“第六届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上表示,希望通过“亚洲美术馆论坛”由中国作为主办方,或者作为秘书长国家来主导亚洲的话语权。

  但是,这难免受到很多亚洲国家的一些抵触,因为自第二次美术馆馆长论坛以后,日本、韩国、印度就纷纷提出应该是轮流做主办方。“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在中国举办了四届,在各国商谈第七届的时候,韩国明确提出对一个地区来说美术发展至关重要的其实并不是馆长,而应该是由策展人的理念观点,经过各方商榷,最终馆长论坛改变为策展人论坛。经过我们和文化部,以及驻孟加拉人民共和国大使的协商,确定由广东美术馆邀请各国的馆长参加2013年的策展人论坛。同时表明我馆将于2015年举办“亚双展”的计划,这个设想得到了与会馆长的一致认同,同时我们也向全球重要美术馆的馆长和策展人发出邀请。论坛于2013年9月举办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论坛跟“亚洲美术馆馆长论坛”,包括我们即将举办的“亚洲双年展”,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意义,也就是,中国希望在亚洲美术事业的发展中夺得话语权。

  在召开“亚洲策展人论坛”之后,我们有幸邀请到孙歌老师和刘志伟老师策划学术板块。我们把“首届亚洲双年展”分成两个独立的板块,相互联系,又相对独立的板块,一个是学理板块,也就是这次第四次的会议,题目叫“寻找亚洲”。“寻找亚洲”这一主题是在第一次学术会议上孙歌老师跟我在对话时碰撞出来的。我们认真思索一些直接的问题:亚洲是什么?亚洲在哪里?亚洲到底是西方话语权主导下划定的区域版图,还是我们自己所认知的亚洲?我们通过三次会议详细地讨论亚洲在哪里?亚洲是什么?还有广州和亚洲的联系。这样就有了大家今天拿到的几本学术会议文集,非常有成效。

  在第三次学术研讨会上,滨下武志教授提出一个很好的观点,对我们如何转换“亚洲双年展”的走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提出了“地域”和“知域”的概念。“寻找亚洲”一直在“地域”和“知域”之间确定我们的着陆点。恰恰在这个时间段,我们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思路。也就在今年三月份,国家文化部紧急地把省文化厅的领导和我召集到北京,我们对该展的前期工作作了一个上午的汇报,其中我特别汇报了滨下武志先生“地域”和“知域”的理念。

  文化部明确指出,“地域”不仅仅是在亚洲,在“一带一路”的战略思路下,文化部把我们“首届亚洲双年展”作为“一带一路”的唯一一项美术战略工程,对我们前期展开的工作,特别是学理板块的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特别是第二次会议的时候,文化部外联局艺术司领导以及中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的领导参加了会议,他们非常感慨,认为在现在“双年展”或者“三年展”的体制下,中国美术界中能够如此规模地邀请到国内外重要学者和嘉宾,能够如此沉着踏实地认真探讨学术问题,是极为少数的。省文化厅在向文化部汇报后反应“亚洲双年展”在学术上的策划文化部不予干涉,但会提出指导性的意见,例如“一带一路”的理念。

  从去年到现在我们举办了四次学术会议,两次策展人会议。在第三次“寻找亚洲”学术研讨会的时候,应孙歌教授的提议,我们决定将专家学者和策展人的会议分开进行,以更好地讨论展览和学术的各方面问题。前两次有它的好处,以孙歌教授、刘志伟教授、程美宝教授为主体的亚洲专家跟策展人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碰撞,两边的碰撞是相互学习、相互了解、相互融合。但是这种相互之间的学习和融合在操作上把一个学术会议的高度拉平了,因为两边都要顾虑对方。在第三次我们果断分开了,策展人是策展人会议,学理就是学理会议,于是就了第三次高质量的学理会议,同时也有了第一次高质量的策展人会议,双方都能在自己的领域中、在自己的知识平台上充分地表述自己。
  
  之前我们确定了“首届亚洲双年展”的主题是“寻找亚洲”,确定了以策展人为主导的模式。但上次策展人会议发生了一点改变,一个是主题上,我们去年做了一年的以“寻找亚洲”为主题的会议。根据滨下武志先生提出来的“地域”和“知域”,我们觉得我们要落到具体的点上,在区域的问题上我们要落到“一带一路”上,在考虑到“一带一路”的提出也是针对着西方的时间提出来的,我们就确定将“首届亚洲双年展”的主题“寻找亚洲”的落脚点定在“亚洲时间”上。

  因为把我们的展览纳入“一带一路”的战略框架中,整个展览的方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叫做“亚洲问题全球表述”,由两位中国、四位外国的,六位策展人在全球范围内挑选对亚洲问题、对亚洲视觉呈现有所研究的艺术家,来组织他们的作品,构成为首届“亚双展”。

  跟文化部讨论之后我们形成了两种选择艺术家的形式,我们的计划是每个策展人先提名五个艺术家,六个策展人一共提三十个艺术家。另外四十位艺术家就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名,我们邀请“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著名美术馆馆长或者策展人来提名艺术家。

  我们现在的工作是有基础的,这个基础就是2013年“亚洲美术馆策展人论坛”,有二十七个亚洲国家,八个欧美国家,一共六十四个策展人参加了这次论坛。六十四位策展人里我们筛选了跟“一带一路”有关的国家美术馆长和重要策展人作为我们的提名人。这次展览结构由策展人和提名人共同构成,这样既能保证“首届亚洲双年展”策展人主要的学术思路,也能保证切合文化部提出的“一带一路”文化战略,真正体现我们与“一带一路”各国美术馆和策展人的沟通,展示各方凝聚的共力作用。以上就是我们前面的筹备工作。至于主题“亚洲时间”,也是我们和几个策展人在商讨过程中碰撞出来的。我们觉得在19世纪之前,我们世界的进程是按照欧洲时间进度划定的,亚洲在19世纪之前自己的时间是停滞的,是相对有差异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在寻找时间点。这里面更重要的是探讨亚洲时间落到的点上,亚洲时间对我们来讲它意味着什么?我们主要想认识新的“亚洲时间”和想象它,我们其实也在确定“亚洲双年展”对主体性的探索和主张。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亚洲时间”深入到亚洲一些内部的具体历史和现实,更以自我社会的认识作为我们的出发点,我们还会确定广州作为“亚洲时间”所起的作用。在这里我主要是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前期筹备的工作,同时也对这一次会议给予很大的期望,在此我再次谢谢各位。

  下面有请孙歌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