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录入时间:2014-07-10

  “张羽—意念的形式”是广东美术馆举办年度策划个展的主题,展出张羽的作品由空间、装置、影像、现成品、平面等综合形态组成,分为“指印—墨,仪式”、“指印—思,闭关”、“指印—念,心经”、“指印—水,空寂”四个议题。

  “指印”是张羽艺术行为的方式,但是指印之意并不在于指印本身,他拓展了传统水墨的媒材,将指印行为与影像、宣纸、丝绸、胶片、玻璃等媒材元素相融合,立体、生动地呈现思想,强调了对“方法”的研究及探寻。

  指印的表达方法首先是对东方文化的思考和理解。张羽的指印装置作品始终强调某种仪式性,这种仪式性由两个方面构成:一是不断重复的摁压动作造成了身体与媒介的直接触碰,完成了时间与过程存在的体验仪式性;二是指印痕迹在空间中的呈现、与周边形成的整体性关系所带来的仪式性。但指印作品的仪式性依然不是艺术家表达的目的,他希望通过指印作品的仪式性的思考与认识呈现核心所指——将意念转换为思想表达,以此进一步聚焦“存在与时间”的永恒命题,表现作为个体的生命所触碰到的经验、体验。

  从实验性来看,张羽的指印艺术并非局囿于作品本身,已扩展到对“水墨艺术在当下文化语境下寻求建构当代价值的新的可能性”的追问,涉及到中国当代艺术的转型乃至创新的边界等一系列问题。“张羽—意念的形式”个展提供了一个预设的答案。张羽正是以一种现实日常生活的行为逻辑,解构了传统水墨画中经典的形式、语言与模式,从而使实验水墨在当代文化语境中获得了价值重构。他被誉为“水墨的终结者”,放下毛笔是要放下笔墨已有的形式和规范,直接进入表达的需要。从“弃笔”到“弃墨”,张羽的艺术早就走出了物质意义上“水墨”的限制,他的水墨实验显示“水墨不等于水墨画”,“水墨”的关键在于水墨的精神而非材料。无疑,艺术首先是一个精神探讨的方式,讨论人性的精神哲学才是艺术表达的核心。

  因此,展品中由1000多只白色瓷碗、水、墨汁组成的装置作品“意念的仪式”追求的就不仅是1000多只瓷碗的视觉冲击力,更是在视觉的前提下通过形式和媒介来呈现历史,呈现思想。如果把水墨的问题放到20世纪美术史中看,从中国水墨与西方绘画开始对话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寻找如何超越西方当代艺术的形态和观念,形成自己的精神内核。张羽在八五思潮时期就从事水墨实验,区别于西方的绘画模式和中国传统的水墨画法,他找到了自己的图像差异。他的语言模式在经历了对西方艺术语言和中国传统绘画语言的研究过程之后,对这两个系统进行了吸收,实现了个人艺术语言的转换,其作品的实验性和人文精神拓展了展览的厚度。可以说,“张羽——意念的形式”个展正是以充满了精神形式的主观性,在现时历史中寻找精神的安身立命的根据,不仅让观众看到艺术家整个30年水墨实验史的当下表达,还对过去30年艺术实验的历史意义和这一领域的当代性尝试进行了独具特色的回应与反思。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张羽——意念的形式”个展为中国当下的实验艺术提供了一个视觉样本。当我们从水墨的文化属性回看水墨的物质属性,走进水加墨的原态,走进水墨的自然,走进内心的自然,或许水墨的当代性及未来可以从这里开始。

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




日历

展览申办more +
填写《申办展览审批表》,提交艺术家 简历、展览介绍、展览策划方案以及其他全部资料。

品牌项目more +
亚洲双年展
广州三年展